二厶亻可

北极圈常驻居民,喜欢bb。很懒,半吊子,敲门1030848296,可以来找我玩啊,聊天打游戏产出都好,随机掉落脑洞

【Bloodborne】Desire

就是想欺负惨兮兮的小猎人

小猎人身材没的说,那腿,那屁股,那腰,太棒了^q^



有人在敲门。老旧而布满抓痕的厚重木门发出沉闷的声响,几秒过后才“吱呀”一声惨叫着被打开一条缝。

一双眼睛透过门缝朝外头打量着,从那下垂而眯起的眼睛中透露出精明,狡诈而谨慎的光。昏黄的煤油灯照亮了来人苍白的面容,他看上去并不很高,只是身材瘦削,使他显得仿佛随时要倒下去般。身上的行头沾满血污,样式奇特的帽子和黑色的面罩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唯独露出的眼神黯淡,疲惫不堪。

“啊哈!”里面的人发出了一声怪异的笑声,“一个猎人!有谁会在这样的夜晚给你开门呢!”

他嘴里嘟囔着讥讽的咒骂,毫不犹豫地把门关上,嘶哑尖利的声音像磨钝的锯一样反复撕裂着神经。木门又发出了刺耳的呻吟。

年轻的猎人急切地抬起头来,他的嘴唇哆嗦着,像一片寒风中颤抖的枯叶用叹息般的语调不成字句地哀求道:“血……请、请……血……给我……”

那双眼睛中仿佛飘荡着雾气的哀愁更加浓重了,这个在亚南街头游走的杀戮亡灵被饥渴的欲望硬生生地逼现了形。

即将被关上的门停住了,那道狐疑的目光又开始在猎人身上打量起来。

“又一个有血瘾的!”他这样抱怨着,贪婪地盯着这个被折磨的走投无路的猎人,挑剔地在心里估量。他看起来十分年轻,黑色的头发从帽子下漏出来。眼睑低垂着,浅蓝色的眼睛被昏暗的光线扭曲成愁苦的色彩,隐藏在眉骨的阴影下。冷淡而矜持的表情被欲望沾染,反而显出一股别扭的情色意味。

“把你的面罩摘下来。”亚南人勉强说道。

这个可怜的外乡人仿佛预知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想要什么东西总得付出点代价。但他仍然沉默着伸手拉下遮住面容的皮革,炽热的吐息在寒夜里化成白色的雾气消散在充满甘甜血液腥味的空中了。干燥冰冷的空气顺着气管淌进胸腔。

他不去想它。

现在他的面容完完全全地暴露在亚南人面前了,白皙皮肤带着一丝病态的苍白,英俊却掩饰不住疲倦。

他怕冷似地缩起来——在这时亚南人把门开大了点,这意味着他通过了苛刻而挑剔的审视。

“你有这个资本。”这个奸猾的中年人说道,带有浓烈暗示意味地,“你的声音叫起来会很好听。”


TBC(?)


可能会有后续,可能不会有

评论(1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