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sense-严重优桐不足

北极圈常驻居民,喜欢bb。很懒,半吊子,敲门1030848296,可以来找我玩啊,聊天打游戏产出都好,随机掉落脑洞

想转这个!!是心声!感恩每一个给我评论和小红心小蓝手的呜呜呜,每条评论都会悄悄地回味八百遍啊八百遍

没粮号:

  

  

  朋友给我推荐了一个非常优秀的新人。

  

  优秀到什么地步呢?优秀到让这个被称为神仙太太的很棒的朋友有些自卑羡慕的地步。

  “她好厉害,好棒!”朋友很落寞,“我…什么时候能像她那样啊。”

  

  先不说别的,你的推荐和肯定,还有这份发现并正视她的优秀,这份坦荡就已经是很多人做不到的了。

  

  产粮难不难?

  不难啊,写文的只要有手机,做视频只需要有电脑,画手只需要纸笔,再加上对cp满满的热爱。

  

  产粮难不难?

  难啊,要想铺垫和叙述方法,要找镜头感一帧一帧的磨,要找结构细化磨色差,要花掉大把私人时间,要查阅一大堆有迹可循的资料。会熬夜,会忘记吃饭,会脱发,会伤身体。

  

  每个圈子都是透明比大触多。

  

  产粮小太太男女都有,熬夜对皮肤不好,久坐对身体不好,从身体方面来说,弊大于利。

  

  而这些,小太太们都知道。

  

  为爱发电为爱产粮,真的是凭一腔热爱撑着。

  

  

  这个太太是神仙吧?

  文字怎么能这么空灵?脑洞怎么这么妙?图画怎么能这么美?镜头感怎么这么棒?MMD动作怎么能这么利落?刻章线条怎么这么干净?排版怎么这么厉害?还能这么操作?

  于是高声大呼:“神仙太太啊!”

  

  最初的最初,我以为“神仙太太”这个词是过度赞誉,后来我打肿了自己的左脸,然后又递上了右脸。

  

  我也嗷嗷叫着别人神仙太太。

  

  我很清楚,太太的能力还不足以封神,但是,你在我的世界里就是神仙啊。

  你用文字,用图画,用视频……

  用你的点龙笔展示你的世界,而被你影响的我,任你进入我自己的世界,看着你排山倒海,腾云驾雾,看自己灰寂的世界被你点缀,楼台高起,星罗密布,万物复苏……(这形容有点羞耻中二,但这是实话)

  

  你让我看那些没看过的景色,听那些我从未听过的歌,于是我欢呼雀跃,手舞足蹈。

  满心崇拜,满是喜爱和感谢。

  

  其实,每一句“神仙太太”都是一句羞于开口的“我爱你。”

  真的,至少我在嗷呜嗷呜喊的时候,心里想的是这个。

  

  喊完之后呢?

  不同领域还好些,同个领域情绪简直极端变化,从晴空万里到乌云密布再到瓢泼大雨不过一个念头而已:我是垃圾吧?我怎么这么差?没人喜欢我吧?我果然是垃圾吧?还要不要撑下去?

  

  撑啊!为什么不撑?那么那么喜欢这个cp,为什么不撑?

  

  不撑了吧,都没人看,没评论没推荐没有小红心,偶尔几个小红心也不过是礼貌性安慰鼓励吧,我看其他人产的粮就好了。

  

  可还是会不甘心,想一起玩儿啊。

  

  如果你能看到自己神仙太太的动态,你就会发现:咦,神仙太太也有神仙太太,神神仙太太还有神仙太太诶~

  你的烦恼神仙太太也有过,她现在还有哦,在看到特别棒的人以后,她也会很羡慕。想撑下去就闷头直追吧,为了有一天能和她一起玩儿。

  

  

  

  和朋友聊起来,什么才是对你的肯定呢?什么才是动力呢?

  

  评论,点赞,推荐,就算是一大堆:啊啊啊啊啊啊或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也能看好几次。

  

  不论哪个圈子领域,每次产粮,不论有没有求评论,其实都有句潜台词:我想和你们一起玩儿啊。

  你的太太一定暗搓搓在那头儿等着:和我说话吧,和我一起玩儿吧,我们一起吹这个cp啊~

  

  虽然她可能没说过,但她一定喜欢看评论,哪怕只是个表情。

  你们或许会从别人的粮里汲取力量给自己充电,温暖的,柔和的。

  小太太也会给自己充电,会从你留下的痕迹里,评论里面。

  

  

  

  但有些时候,正如你们不知道评论啥内容,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会想:会不会觉得我烦?我的评论是不是很无趣?很尬?T_T

  她也会想:这么回会不会不太好?会不会觉得我不好说话?会不会以为我不喜欢她?〒_〒

  其实双方都很喜欢对方,小心翼翼对待对方:可能你不知道,但我真的好喜欢你哦~你好棒的~
         这样患得患失,被对方轻易影响,很像双向暗恋是不是?

  其实说一大堆,就一个请求:小天使们,你们的肯定非常非常重要,无论是对小透明还是老透明,再优秀的人也需要肯定。在她们自我怀疑,妄自菲薄的时候,你的一个小红心,一句“我喜欢你”能点亮她一个世界,你也是她的神仙啊。

        我一直觉得创作者和小天使们是一种互相支撑互相给予的关系:我给你支持,你给我庇护。一起在这里逃开那些压力和纷扰,寻求片刻安宁。小憩之后,再双双奔赴自己的战场。

  你可能喜欢窥屏,习惯无声支持,不过点个小红心,留个小脚印并不难,试试?

  

  

  最后,我知道你在看,你真的很棒!会羡慕会自卑,只有一个原因:你对自己严格又高要求,这是好事儿哦~

  

  
 ***  加一句,如果看到你的太太推荐这个了,别怀疑,她是在跟你表白!😘
   
 *** 不用特意问,可以转载的,我的荣幸😊
   

【懿亮】弱点

是群里的产粮活动!要赶不上了呜呜呜

本期关键词“疼痛”,“眼泪”

一点都不甜的流水账,胡言乱语了,特别意识流

稷下时期,特别ooc


稷下的小天才怕疼。

这并非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疼痛是身体发出的信号,并不以给人带来愉悦为目的。相反的,它常常带有警醒的意味,好叫人牢牢记住,下次不要再去做引起疼痛的事情。夫子曾经这样说,因此,畏惧疼痛也不意味着是软弱的表现。话虽如此,出于某种别扭的自尊心,以及潜在的争强好胜的心理,诸葛亮拒绝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这个弱点。

顺便一提,诸葛亮一直坚称那套理论只是夫子为了让学生心甘情愿挨打的借口。

若非司马懿恰巧与诸葛亮共住一室,可能诸葛亮可以完美地将自己掩饰过去,至少一直隐瞒到他完成稷下的学业。

只是天算不如人算,稷下夫子常年尺不离身,出了名的爱拿戒尺打学生的手板心,纵使是天才如诸葛亮也难逃其手。那天司马懿看见诸葛亮偷偷摸摸从夫子那里回来,手心红红眼睛也红红,心下了然,这一定是犯了错在夫子那里挨了打。

诸葛亮一回寝室便赖在床上不下来,把自己蒙在被子里怎么喊都不出声。

就整个稷下学院来说,如果换一个人在场,百分之九十九的几率会冲上来嘘寒问暖,只是司马懿却不是别人,他属于剩下的那百分之一,只是站在那,无动于衷地看着诸葛亮慢慢收拾好一地狼藉。不管诸葛亮再怎么想掩饰,他早就在他回来的路上看见他通红的眼角,以及因疼痛而溢出来的眼泪。

司马懿大可放开来嘲笑诸葛亮的这幅狼狈模样,讥讽他连这点疼痛都无法忍受。这样一个从小被养在象牙塔里的天才,浑身上下都带着青涩而天真的稚嫩,不知世事险恶疾苦。他理当讨厌才对,可大概是天才总有被偏爱的资本,连他这种常年生活在黑暗中的人都心生向往。他忽然起了逗趣的心思,故意不说话,只是饶有兴趣地看着诸葛亮,像是从来没看够似的,耐心地等待被盯的越来越不好意思的小天才先开口。

诸葛亮把疼出来的眼泪擦掉,闷闷不乐地用还红红的眼睛看了司马懿一眼:“看够了吗?”

“没有。”司马懿理直气壮地回答,他看着诸葛亮,不知怎么想到了以前宫里养的兔子。

“……不准说出去。”

诸葛亮被他噎的气结,半天才丢出一句根本算不上威胁的威胁。平心而论,先天的体质决定了他对疼痛并不耐受,而生理性的泪水也非他本意。他力图以学到的的知识对司马懿据理力争,然而哭了就是哭了,对此两人都心知肚明,而这也正是诸葛亮无可奈何的地方。

司马懿不置可否,整个稷下除了诸葛亮他不同别人交好,自然无处去说,也是不屑去说的。诸葛亮所经受的那些在他看来无足轻重,他早已同比疼痛更加可怖的漫长梦魇做过斗争。可他现在对诸葛亮也有足够宽容,毕竟,他想,他到底也没有经受过那些比挨板子更痛苦的事情了。

他走到他床边,对诸葛亮微微一笑,趁他还不明所以时拉过他仍旧肿痛的手心低头附上轻柔的一个吻。那手掌细腻白皙,因挨了罚微微发红,散发着疼痛的热度。这只天才的手,组装机关时惊人地灵巧,此时此刻却如同几节树枝般僵直。

诸葛亮阅遍稷下群书,涉猎天文机关术各种,可没有一本书教过他如何面对这种情况,他确实对司马懿心有好感,那些平日见不得人的小心思此刻被司马懿的大胆举动尽数拖拽出来,甚至远比那些幻想中青涩的亲密互动要出格的多,叫他手无足措。

“我不会说的。”鬼使神差地,司马懿开口道,“我也怕。”

怕你疼。

END


今天的第六集也没有优吉欧,垃圾官方罗里吧嗦一大堆,不想看,没有优桐吸我要死了

【授权翻译/血源诅咒】Beast's Embrace Part II

※Part I 走这里:教堂马车入口

※猎人右,有强jian情节注意

※人兽注意,dirty talk注意

※时隔八百年的更新,菇了

※ballball放过我不要再屏蔽了


而后这畜生抓住了他裤子的前端并将其粗暴地撕成两半;他的领带,皮带,甚至内衣,没有什么能在野兽暴烈的力量前幸免于难,这力量轻易地将织物和皮革撕开,正如撕裂一张纸一般。猎人在极度的窘迫和屈辱中惊恐地喊出声来。

野兽讥笑着,抓住猎人的小腿并将他整个下身用力拉起来,直到不断挣扎的猎人被强迫以肩胛支撑自己的身体。

“你干什么?!停下!你这杂——啊!”

拂过他裸露肌肤的炽热呼吸,以及从野兽口中流下的大股涎水,在这寒冷的夜晚带着几乎令人灼伤的温度。某种湿润而温暖的东西滑过他的【】,迅速地直抵双球。猎人因为这奇异的感觉呜咽出声,那声音在他还未能够阻止之前就溢出唇边,他的手指抠进路面的裂纹里,徒劳地试图逃开。那个湿润的物体——除了野兽的舌头外不可能是别的了——正以一种令人费解的温柔在触碰并挑逗他的【】,留下几道粘腻而湿润的痕迹。

老天,这不是真的。


秒屏我怕了


TBC


【花轲】你能不能不针对我(二)

※论坛体和正文穿插

※KPL设定

※沙雕预警

※我做到日更了!

1.


人声鼎沸的比赛现场,双方教练握手后队员各就各位。由于这次比赛是在CC守卫军主场,现场的粉丝有一大半都被CC粉丝占据,尖叫呐喊声不绝于耳。

“好了接下来就到了大家最最期待的赛前放狠话情节——”在观众的笑声和掌声中大屏幕上显示出队员们赛前录制好的视频。虽然大家都知道比赛前会有可以尽情嘲讽和放狠话的机会,但是对面会说些什么,队员们还是毫不知情的。

话是这么说,作为老对手要说什么大概都猜得出来,CC五人坐在选手席上心平气和嘻嘻哈哈:“队长,你人气好高啊,好多粉丝要给你生猴子!”

“不太好吧,这么多猴子我怎么养的过来。”

玄策差点从椅子上笑摔下去,“队长!你不用担心,我帮你养,我帮你养。”

百里守约正调试自己耳机,闻言插嘴道:“玄策,我要提醒你一下,你养的东西最后都丢给我了。”

苏烈武则天大笑:“你哥养你一个就够了,再多忙不过来。”

玄策一看炮火要转移到自己身上,连忙支开话题:“哎,那个就是DQ新打野啊,之前没见过,小姐姐还挺好看的。”

场外的粉丝尖叫起来,震耳欲聋的声浪连隔音效果良好的选手席都能听见。众人闻言抬头看去大屏幕,阿轲的脸出现在大屏幕上,笑的一脸张狂肆意:“花木兰?在我眼里,她已经在泉水无限读秒了。”

玄策砸了砸嘴,吓得吃手手:“哇,队长,太狂了吧?”

他看热闹不嫌事大,力图掀起两队之间的血雨腥风。一般大家都会用“打爆对面”来积极响应,只是这次除了零零星星的附和外,同样热衷于战前动员的花木兰却没有第一个回应他。

半天都没听到花木兰的声音,他有点扫兴,歪过头去看坐在最中间的花木兰,却发现她心思根本就没有把狠话放在心上。她怔怔地看着对面的选手席——同样坐在中间的阿轲正对着花木兰,注意到花木兰的视线,她冲她挑衅地笑了笑,伸出手指比了个枪的手势,砰。

花木兰感觉有什么东西从阿轲的指尖发射过来,隔着两层玻璃,隔着大半个比赛场地,隔着观众欢呼的声浪嗖地一下击中了自己的心。

“队长,队长?”坐在花木兰旁边的玄策见她半天没有反应,试探性地推推她。

花木兰猛地回过神来,一拍桌子,把其他四个人吓一跳:“对面阿轲是我的!”


2.


“按照我们前几天演练的战术就行了,排了这么多次,应该没问题吧?”所有选手锁定英雄后花木兰做起了最后的赛前动员,最后五秒倒计时,五人都拿起了面前的比赛专用机蓄势待发。

“没问题!”“队长吩咐的事必须没问题!”“交给我就行!”队员们纷纷响应,目光齐刷刷投向坐在对面的人气打野,纷纷露出了魔鬼般的笑容。

“好,这把比赛争取零封对面,来三二一——”

“加油!”

全神贯注地盯着自己手机屏幕的阿轲忽然打了个冷战,疑惑地抬起头来。坐在她身边的白起向她投来“?”的眼神。

“没什么,”她嘟哝着重新低下头去,“可能是我想多了。”


时间回到三天以前。CC训练室。

CC全体队员神情严肃面色凝重,大屏幕上是DQ和MD刚刚结束的比赛回放,新人人气打野气势十足,锐不可当,在赛场上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把MD一众脆皮杀的哭爹喊娘闻风丧胆。

比赛节奏很快,随着大大的“胜利”二字出现在屏幕上宣告着MD的败北,花木兰率先开口了:“三天以后我们将会对上DQ,对于这个打野,你们怎么看?”

苏烈托着下巴分析道:“DQ的爆发不足,以前一直都是跟我们拼的消耗和运营。这次这个打野很好地弥补了DQ的问题,让他们在良好的运营上保证了打团的高胜率。”

花木兰点了点头,“还有呢?”

百里守约补充道:“阿轲使用英雄的技能机制决定了她依赖队友的先手控制和消耗,而实战显示他们的combo链效果很好。只是除了阿轲之外其他人都没有收割的能力,也就是说她是输出和节奏的核心。要限制DQ,要么不让他们的控制链发挥效果,要么针对打野。”

说到这里,在场的人都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容。

“没错,”花木兰满意道,“与其针对整个队伍,不如把他们最依仗的那个点破掉。那么接下来我来说一下我们的战术安排……”


3.


玄策和苏烈两个人静静地蹲在草里,周围的小野全都被清光了,除了旁边这个最大最诱人的蓝爸爸还完好无损地待在自己的坑里,浑然不知自己已被当成了诱饵。他们一改互换蓝buff的常规开局,静静地等待阿轲的到来。

“队长,对面打野小姐姐真的会来吗。”

“肯定会的,我看了她三天直播,她习惯带红反蓝。”花木兰上路快速清完兵后悄咪咪摸进对面红区看了一眼情况,“来了来了,你们准备好,还带了两个人。”

百里玄策闻言往草里缩了缩,想到队长拟定的恶魔般的针对战术,同样作为打野,心中不禁涌起一股兔死狐悲的凄凉感,甚至有点同情对面。

同情归同情,下手照样狠辣。就在阿轲脚底下踩着红步履生风气势汹汹地带着嬴政和钟无艳向蓝爸爸进军时,忽然草里飞出一个钩子勾中了她,而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时就被扛着棍子的大汉推到了一边,中路武则天适时衔接控制,三人动弹不得。

“被蹲了,快撤!”面对意想不到的情形职业选手的素养让他们很快反应过来,只是CC哪能让他们轻易撤退,从后方包抄过来的花木兰手速惊人收下阿轲一血,紧接着钟无艳也无法避免地被玄策击杀,嬴政狼狈交闪才躲过一劫。

没想到刚开局一分钟就出师不利,阿轲放下手机气的打开矿泉水猛灌一口,“卑鄙!”

与此同时,CC选手席内一片nice叫好声,花木兰露出了得逞的笑容:“这叫兵不厌诈。”


4.


在打野选手完全无法发挥作用而且心态爆炸的情况下今晚的比赛以3比0的零封局面告终。

比赛结束后双方队员下场握手致意,花木兰看到DQ之前还嚣张的不行的小刺客早就没了意气风发的模样,垂头丧气地站在队伍里,眼睛红红的,两道秀气的眉毛拧在一起。

苏烈有点看不下去,站在队伍里悄声道:“这是直接把人家打自闭了吧……”

其他人齐刷刷点头,表示深有同感。

花木兰脸上挂不住,轻咳一声赶紧打断他们对自己的讨伐。虽然战术是我提出来的,但是你们也没反对啊?她在心里腹诽。

“嘘,握手了握手了。”队员们排成一排,依次上前去和对手握手以示友谊精神。花木兰站在队伍最后一个,看着阿轲保持着风度和CC成员一个一个握过去,却到她这里时再也没忍住,咬牙切齿地瞪了她一眼,在两人的右手相握时恶狠狠一捏,把在赛场上被针对的愤慨和委屈统统发泄在这只该死的手上。

花木兰手上一痛,在心里龇牙咧嘴,表面上还要云淡风轻,笑的如沐春风:“打的很好,下次加油。”

在场的人听了这话统统在心里翻了个白眼,DQ的队员对此不置可否一笑而过,而CC守卫军队员们的良心替他们的队长痛了一下。要不是大庭广众之下,武则天真想伸手去摸摸花木兰被猪油糊的密不透风的良心还在不在。

花木兰本意只是想鼓励一下这个被打到自闭的小新人,只是这话实在是太违背良心,1-8的战绩还叫打的不错大概也只有滤镜两百米厚的花木兰也才说的出口。这话听在阿轲耳朵里自然就就变成了挖苦讽刺的味道,简直要给她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再浇上一泼滚烫滚烫的油,叫她原地爆炸。

“你等着!下次我一定会单杀你的!”阿轲咬牙切齿地甩下这句话后就气呼呼地冲下台。

花木兰半天摸不着头脑,耸了耸肩,最后只好归咎于是她输了比赛心情不好。

苏烈拍了拍她肩膀,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TBC



【花轲】你能不能不针对我(一)

※KPL设定,半论坛体

※写点沙雕的东西放松一下

※论坛原型是充满直男的HUPU,部分ID借鉴

听说日更能涨粉


主题:[讨论]CC花木兰和DQ的新人打野是有仇吗

1L 木兰大将军

链接:CC守卫军 3-0 零封DX,花木兰:只是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

DQ阿轲1-8-3战绩图.jpg

按照惯例,先吹一波我花犀利操作。

今晚的比赛你们看了没,反正楼主是看呆了。全场DQ打野就没抓到过一次机会进场,她不出现CC不打团,一出现CC先把她抓死再开团。辅助保都保不住,不跑快点连肉都要蒸发。除了上路带线的铠,剩下四个人一拥而上,解说都笑了hhhh

理性讨论DQ的新人到现在总共才上过四场吧,今天第一次和CC对上,要不要这么狠?尤其是花木兰,就她冲的最积极,队长说好的稳重呢?(滑稽)

2L

都让开,我先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L

我只能说,丧(gan)心(de)病(piao)狂(liang)

4L

第一次见到白起玩大肉像个弱小的弟弟

5L

今天CC真的凶残,打阿轲就算了,毕竟是个脆皮刺客,白起可是个万血高双抗的肉啊,你们连肉也不放过,他都不敢探草丛了好吗

6L

笑死我了,本来辅助要救打野的,一看情况不妙立马跑了,再跑慢点连他也要搭进去

白起嘲讽进场后秒闪现逃跑留下一个无助的阿轲.gif

7L

白起:打扰了

8L

别说了,人家小姑娘打完都快气哭了hhhhh

9L

镜头几次给到阿轲,刚开始还一脸自信,死了一两次后就开始咬牙切齿,下场后双方握手的时候捏花木兰捏的特别用力

10L

真可怜hhhhh

11L

又一名选手被打到自闭  我没有笑,真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2L

一边说还在一边笑,你们是恶魔吧哈哈哈哈哈

13L

真心不知道阿轲是怎么花木兰了,光是蹲草就蹲了不下五次吧,蹲到她都不敢进草才罢休,大招捏手里,快进草丛时先隐身进去转一圈才放心

14L

13L细节,我再补充一个,每次红一刷花木兰就定时定点去红buff草前面转悠,中路都打团了还舍不得走。阿轲知道她在草里但是还想要这个红,两个打野围着一个红二人转转到团打完

15L

哈哈哈哈哈哈有画面了

16L

所以是阿轲舍不得红花木兰舍不得阿轲?(滑稽)

17L

16L是什么逻辑鬼才

18L

有理有据zszs

19L

忽然感觉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

20L

楼上在想什么,快住脑

21L

我也有同感,大魔王和被摁在地上摩擦的小可怜感觉很不错……

22L

阿轲:你想干什么,你不要过来!花木兰:嘿嘿嘿,小猫咪~然后上来一套轻剑重剑壁咚,阿轲哭着回泉水

23L

大魔王这个称呼我喜欢

24L

段子手来的如此之快,我吃了这对安利还不行吗

25L

我靠hhhh画面强烈

26L

这嘿嘿嘿用的如此出神入化

27L

xswl,真skr人才

28L

讲道理,第一次看到花木兰这么亢奋,追着阿轲打,自己野都不要了

29L

多大仇……

30L

家里的武则天和百里守约默默地清光了野区

31L

有什么关系,反正她就在DQ野区住着

32L

这就是传说中别人家的野比自家的香吗

33L

我本来还在想传说之刃四级前弱势,谁知道上来3buff开,脸好疼

34L

不止啊,不仅在野区住着,还反gank,感觉花木兰蹲在每一条阿轲抓人的必经之路上……

35L

阿轲四级高高兴兴去抓人忽然从草丛里钻出一个花木兰

36L

花木兰:Surprise Mother fucker

37L

哈哈哈哈过分

38L

阿轲高高兴兴打完红准备去团一波忽然一个花木兰冲上来人红一起抢走

39L

哭给你们看啊233333

40L

所以问题又回来了,写作CC读作花木兰到底为什么要这么针对DQ打野

41L

这还用问?当然是菜呗,电子竞技,菜是原罪,打一个队伍的突破口不是常识?

42L

楼上戾气太重了吧,港真阿轲这赛季除了今晚这把超鬼的战绩前面打的三连胜看不见?

43L

回复 41L 呵呵了,你被这么针对能6到哪里去?哪里来的嘴强王者

44L

好笑,CC全队针对打野一个其他四个人不知道发育吗

45L

哪来的云玩家?你野区崩了经济落后别人一大截谁敢去反野,青铜的吧,而且KPL和普通排位就是两个游戏,节奏没了拿头打

46L

别吵了,李涛阿轲今年KPL上来就是强势打野了,虽然是新人但是各个细节都处理的很不错,节奏上滚雪球算是联盟前几,CC打DQ之前明显是研究过套路的,BP上也有针对,打的就是一个心态。

47L

分析帝出现了!详细说说

48L

蹲了这么久终于见到一个说话有理有据的

49L

我是46L,受大家抬爱,那我就多说一点,有不同意见欢迎提出。阿轲的打野节奏受到她擅长英雄机制的影响,典型的刺客打法,找机会后手进场,而且很依赖队友消耗。而且鉴于她是新人,赛场经验不足,节奏被打乱就会很被动,心态也比较难调整过来。而在这之前阿轲已经连续拿到了三连胜,心理上是比较飘的,打法也非常激进,从前期阿轲想要和花木兰单挑这里就看得出来。然后CC在阵容上一个是视野拿得到,第二个有很多控制combo,限制了阿轲的入场,拖久了心态一浮躁很容易就上头了。

50L

单挑23333333都说了多少遍刺客打不过战士怎么就是不听

51L

分析帝你是CC内部工作人员吧

52L

这么一分析CC简直腹黑的不行……大魔王本魔了

53L

虽然听起来很有道理,但是为什么我觉得花木兰只是单纯地想欺负人家小刺客呢……

54L

嘿嘿嘿,小猫咪~

55L

你们够了啊233333再也没办法好好直视我花了!

56L

就没人戳楼主发的那个链接吗……赛后采访花大队长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差点就信了,什么叫只是做了点微小的工作,欺负小刺客就你最积极好吗!

57L

我刚刚看完,盲杀隐身信念之刃的操作也太帅了吧,我要沦陷在花姐的英姿下了

要说只是碰巧我是不信的,咬着人家影子打怎么看都是故意的

58L

3分28秒花姐身后一只气呼呼嘟着嘴的阿轲路过

59L

你这么一说我又倒回去看了一下……还恶狠狠地瞪了笑的阳光灿烂的花姐一眼,这眼刀甩的嗖嗖的,xswl

60L

看我发现了什么……

截图【花木兰无奈笑着揉手】.gif

61L

这是……

62L

啊……好刺眼的光芒……

63L

这是什么宠溺的眼神???

64L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只手刚刚被阿轲狠狠地捏过吧……

65L

我靠,我只是随口拉的一个cp,这么rio的吗???

66L

楼上,拉过的cp是要负责的(滑稽)我等着你割腿肉

67L

回复 66L 怕了怕了,溜了溜了

68L

链接:王者炸麦了第5期:大魔王花木兰高呼“对面阿轲是我的”

兄弟们新一期炸麦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觉得我们中间混入了工作人员,我站一秒花轲

TBC


第一次写论坛体,比我想象的还难……预计大概可能是四章完结






【花轲】How To Train Your Cat(R18)

猎龙者花X随从猫轲

给cp割的腿肉

龙猫世界第一

怪物猎人设定

未满18岁请在家长陪同下观看



“我不要下水!”阿珂在水池边发出了高分贝的叫声,连尾巴和耳朵上的毛都抗拒地竖了起来,任凭花木兰如何劝说都无济于事。


“别闹,泡温泉能让你更加精力充沛。”


阿轲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我宁可不要。”


天近傍晚,夕阳在云层的边际燃烧起来。花木兰半个身子泡在水里,耐心地劝诱阿珂下来洗个热水澡,只可惜固执的猫似乎并不领她的情。她在水边徘徊,时不时冲她发出威胁的嘶声并亮出尖利的爪子,若是花木兰胆敢再打任何让她下水的主意就要叫她好看。猎人都陆陆续续去吃饭了,而只有她们两个在这里僵持,这简直蠢透了,还好没有人看见。


花木兰确实听其他猎人提起过随从猫不爱碰水的事情,那时她还没有拥有一只属于自己的猫,只是在贩售劣质啤酒的酒吧里将这当成笑谈,在那个倒霉的猎人撩起袖子展示他被随从猫抓出来的“光荣”痕迹时和其他人一起哈哈大笑。而现在这个被嘲笑的倒霉蛋似乎变成了她,当时那个猎人遇到这种情况是怎么处理来着?秋天微凉的风吹过裸露的皮肤,让她打了个寒颤。


花木兰眨了眨眼睛,决定再做最后一次无谓的努力。她向自己脾气暴躁的猫咪伸开双手,好言好语地劝道:“这没什么……来吧,水里很暖和的。就当是为了任务。”


回应她的只有往脸上招呼的水花。“想都不要想。”阿珂厌恶地看了看刚刚泼水时手中沾到的水,嫌弃地在毛巾上擦了擦。


这滚车轱辘般反反复复的无意义的对话该结束了。花木兰最后的一丝耐心也终于被磨尽,她决定给这只欠调教的小猫咪一点颜色看看。大概是最近太纵容她了?她这样想到,装作不在意的模样说:“好吧,既然你不想下来,那我就……”


阿轲紧绷的身子因为这妥协的语气放松下来,脸上露出了获得胜利时得意洋洋的表情,连尾巴尖都愉悦地左右摇摆。“哼,你早该……啊?!”然而话还没说完便惊声高呼,一双湿淋淋的手臂忽然搂住了她的腰,将她从池边不由分说地拉进了温泉里。


她惊恐地睁大双眼,口中发出变调的呼喊。花木兰从后面贴上来,那双手臂紧紧地缠在她的腰上,任凭她如何挣扎都挣脱不开。“嘘,嘘……”年轻的猎人轻声安抚她,将阿轲轻轻地托在水中,不让水面淹没过她的口鼻。


全身上下被打湿的感觉令猫紧张,然而恰到好处的温暖水温还是逐渐让她放松下来。不得不承认,这比在冷冰冰的沼泽中要好太多了。她们僵持了一段时间,很快,在意识到挣扎无果后阿轲沮丧地放弃了抗争,她自暴自弃地紧紧扒着花木兰,附在她耳边恨恨骂道:“花木兰你这个混蛋!”


混蛋猎人笑了,搂着她的手放松了一些,只是虚虚地环着阿轲的腰,凑上来亲吻她的面颊。


“也没那么坏,对吧?”


她是对的,但是阿轲打死都不会亲口承认。所以她只是“哼”了一声,尾巴悄悄缠上花木兰的手腕。


蒸腾的水汽会麻痹紧绷的神经,温泉水在缓慢往身体中补给精力,她无端端觉得浑身轻飘飘,泡在水中昏昏欲睡。花木兰却不放过她,落在面颊上细碎的吻逐渐变了位置,寻到温软的嘴唇撬开牙关细密地亲吻。


“唔……你、你干嘛……”猫的本能并不抗拒这种亲热的行为,阿轲迷迷糊糊中手搭在花木兰的肩膀上半推半就,张开嘴唇任由猎人掠夺的更多。战斗中灵活的猫却在这种事上败下阵来,舌尖被老练的猎人叼住轻轻吸吮,情不自禁发出了细微的呜咽声。就在她几乎要沉醉于其中时,花木兰却停了下来,无视了她不满的抗议。


“我在想,”猎人脸上带着促狭的笑意,“不听话的猫咪是不是应该受到一些惩罚才对?”


传送门

备用传送门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302078494263486


动作因疼痛僵了一瞬,花木兰安抚地亲亲她的眼角,缓缓退出来。看来确实是欺负过头了……她将阿轲放下来靠在石壁上,黑猫的双腿还软的打颤。她狠狠瞪了花木兰一眼,咬牙切齿道:“下次,我不会再听你的鬼话了!”

END


本人没有玩过怪物猎人,为了写这篇文特地仔细地问了问豆芽这个老玩家,提到可以和随从猫一起泡温泉还可以互相泼水互动的设定时简直心都化了,灵感是从这里来的。一开始是想写甜甜的互动,不过写出来就只剩下车车了……

【华暗】问前程

答应给某人产的华暗粮!

华山薛何X暗香温瑾,师徒年上


温瑾还未及冠,就到要出门历练的时候了。

他腰间别着霜兰刃,兜里揣着师姐们给他塞的一大堆暗器,胸腔里还揣着一颗七上八下的心,茫然的很。

按照惯例,第一次出门,该是有一位师兄或师姐捎带着他一程的;不巧,这天能出去的都接了任务,师姐正发愁,忽闻马蹄声哒哒,恰好碰见跟着商队押镖的薛何长途跋涉地来了暗香。眼睛一亮,拉着他要他照应小师弟一路。

“穷鬼,我师弟回来要是掉了一根头发,我拿你是问!”师姐揪着薛何的耳朵恶狠狠威胁,直把华山疼的龇牙咧嘴:“行行行……姐姐诶,你那宝贝师弟跟我银子一样重要,行了没?我死了他都不会掉一根头发的!”师姐冷哼了一声,松开他耳朵,勉强是算饶过了他。

温瑾在旁边看着默不作声,却在心中打量了华山好几遍:一身短打洗的发白,嘴里还叼着根路边捡来的草叶,说话间神色轻浮,让他不禁在心里给华山的靠谱程度打了个问号。不过他什么都没说,听着师姐的指示,一步三挪地挪到薛何身旁。他一向是这样的,有什么话都闷在肚子里,表面上看着乖乖巧巧的一个小师弟,其实满口的腹诽都被他咽了下去。

师姐满意点点头,又对温瑾交代道:“这个穷鬼虽然穷了点,但是他答应的事情还是会做到的。你平日就跟着他,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自己路上小心些。”

薛何在旁边见了,一挑眉,喜欢调侃撩闲的毛病又上来了:“瞧你那模样,哪里是师弟,简直就是把他当儿子在养,莫不是母爱泛滥,也不见你疼疼我啊……哎呦……嘶……”

他话还没说完就吃了一记结结实实的拳头,疼的弯下腰嘶嘶抽气。

师姐冷哼一声,柳眉倒竖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就没个正经模样。我叫你带我师弟也不是白带的,温瑾,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叫他一声师父,以后在外面走好歹也有个师徒名分。”

薛何登时一个头两个大。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尚且还是少年心性,忽然被扔了个徒弟给他带,当真是什么经验都没有,两眼一抓瞎。他正想说点什么,被师姐一瞪,话都咽回肚子里。怎么也不问问我嫌不嫌弃呢?他郁闷地想。

他看向温瑾,刚好温瑾也惊讶地看过来,将他上下打量一番,倒还真被他看出一点嫌弃的味道,他差点郁闷的又吐出一口血来。这小子还没到他胸口高,眼界倒是不低!

不过嫌弃归嫌弃,温瑾到底还是规规矩矩地朝他行了个礼,把半张脸都埋在厚厚的围巾里,闷声闷气地叫了声师父。

乖倒还是很乖的。薛何心里忽然一软,他弯腰把暗香扶起来,应了一声,这就算是师徒了。

TBC

听说有人要跟我接文,那我就打个TBC好了

我感觉大家都忽略了一件事情。萧疏寒把萧送给楚遗风了。把自己吹过的萧送给楚遗风了。吹过的。吹过的!!四舍五入就是间接接吻了啊!!

【华武】无情又思

这一别,又是好长一段时间。谢不回每次离开都走的悄无声息,上次他坐在许明青对面,正是早春,院里的几棵桃树都纷纷发了新芽。谢不回随手折了一枝,嫩条软的要溢出汁液来,顶端是几朵提早开的桃花,尚未完全绽放,浅淡粉色,不似盛时那般艳丽,倒含了些若有若无欲说还休的情思。他薄唇一抿笑的肆意,狭长的桃花眼眯起转头去看他,剑眉一挑,端的是一副随性又多情的模样。

许明青看了摇摇头,轻道一声可惜。谢不回听了挑眉:可惜什么?

许明青轻声道:可惜这花还未开,就要被折下来。他声音极轻,话刚出口就被风吹散了,散成零星的叹息拂过发丝。上好的碧螺春在杯中沉浮,他出神看着那浮腾的茶叶,心中道不清是什么滋味。

好在谢不回耳力极好,他笑着摇摇头,爱惜抚过那桃枝。这话倒是不对了。剑客最是多情,连待花都这般温柔怜惜,可口中吐出的话却是冷的:花开的不是时候,纵使开的再艳也无人欣赏,倒不如早早折下来断了念想。他说话似是意有所指,却又好似无心之言,还不待许明青细想便一转而逝。

倏而大风吹过,满眼新绿簌簌地抖动,许明青被那灼灼春光晃了眼,再睁眼时,座位上已经空了,取而代之的是飘落的几瓣桃花。他苦笑着摇摇头,低头再看,杯中茶水被一饮而尽,那枝新桃被留在台上,几片陈旧落叶,除此之外再无痕迹。

他拾起那枝桃,上面还残留着剑客手心灼热的温度。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说了好久的无情有思终于开始动笔了写了一小段放着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