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sense

北极圈常驻居民,喜欢叨叨。啥都吃,很懒,半吊子,敲门1030848296,可以来找我玩啊,聊天打游戏产出都好,会随机掉落脑洞和更新w

记一个华武脑洞

打了鸡血大半夜跟阿适说的一个脑洞整理了一下放上来有空写

是说完爽的脑洞

谢不回X许明青

他们初逢时正值深秋。香客渐稀疏,秋风萧瑟卷一地落叶。许道长一身素净白衣,刚送走一位年迈香客,就发现角落倚着抱着剑的谢不回,与周围格格不入,黑沉的眸子低垂。是个刀头舔血的剑客。他下意识这样想。若有所感般,谢不回抬头正好和道长的视线对上,道长愣了一下,连忙把目光移开。谢不回反倒是笑了,薄唇一抿,剑眉一挑,虽然是轻佻的笑,脸上倒是显出几分神采飞扬的味道。

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无所从来,亦无处可去。

道观那么大,来来往往的香客都是走的正门,走的时候还要三叩九拜,偏偏华山就是要翻窗,他对各类天尊天神丝毫兴趣没有,在意的只有温香软玉的道长冷清的寝房。

华山从来不说什么时候来,有时候大半夜急匆匆地闯进来,身上还带着夜雨的寒气和刚杀人的血气,迫不及待地钻进道长的被窝里摁着他索求。留的久了,十天半个月都不走,可有时候来不及,只是匆匆路过,进来讨个吻,再拿起案上道长喝过的茶,对着道长抿过的地方把还温热的茶水一饮而尽就走了。

道长起来,有时候身上扒着一个大型犬,还在贪睡,也不让他起来。有时候被窝是空的,剑客一早就轻手轻脚地离开了,躺过的地方还温热

剑客每次来都会带一些小玩意,都是道长喜欢的,安徽的墨,洛阳的宣纸,秋季上好的兔毫笔,西湖开春的龙井,小心翼翼地揣在怀里带过来,带着他的体温,霸占道长卧房的角角落落

道长有一次忍不住问他,你是不是把我当成你那些玲珑坊的相好。剑客只是笑,挺腰进的更深,直到道长除了喘息和呻吟外再发不出别的声音,再凑过去把那些吃味的话全部含进嘴里。

日子久了道长就开始想他,心里想了,身子也想。就开始盼着华山来。但是华山不说下次什么时候来,他也就不问,只是在心里记着,距离他上次来又过了多久。

下一次华山来的时候道长就格外情动,华山问他,他不肯说,于是剑客就拿了他之前送给道长的兔毫笔,蘸了前端的欲液,在道长身上慢条斯理地勾画。道长受不住,哀哀地求饶,终于是说了,就两个字,想他。华山一下子不笑了,也不说话,抿着嘴巴抱紧道长发狠地顶。良久,末了温存的时候他才开口,我对不起你,没法给你什么承诺。因为我的命都不是自己的。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素白的玉镯子,亲手给道长戴上,说这个你拿好,我挑了好久,你这般白,戴上肯定好看。想了想还是没忍住自己的私心,又补了一句,就算是留个念想。道长戴上果然很好看,他天生生的白,连冰种玉都黯然失色。然后他就走了,趁道长睡着的时候走的,走的时候还是一把剑,一支萧。道长醒的时候旁边的被窝都凉了,他怅然若失了好久,终于起身洗漱的时候发现找不到自己的某个东西了

许明青很久都没有再见到谢不回。他忍不住去打听他,问起的人都直摇头。没见着他,大概是死了吧。他们都这样说。江湖之大,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又有谁在意呢。谢不回又偏偏是个独来独往的性子。道长慢慢也就认了,大道无情,大道无情,又怎么无端端被一个浪子乱了心性。只不过他发呆的时候,还时不时下意识地摩挲手腕上的镯子。那个镯子早就被他养的水润,通透的一圈挽在他手腕上。之前的那个东西不见了,他只好重新又去买了一个继续用着。

几年过去了,今天冬天特别冷,家家户户都备足了柴火。香客和信徒往道观送了够烧两个冬天的量,道长做完了早课,围着狐裘,手中揣着暖手炉翻阅经书。狐裘是华山前年初冬的时候给他送过来的,挑的个最大吃的最肥的狐狸,油光水滑的毛皮,一路炫耀般地拎着狐狸过来,把路上的皮草商看绿了眼睛,就是多少钱都不卖。外面下了大雪,往年冬天华山的身子暖的像在烧炭,把道长冰冷的手脚拢在怀里,内力似火,只把他烘的浑身发热仿佛身在暖春。

他想起华山跟他说起当年在门派苦修,冬天冻的哆哆嗦嗦,一刻不运内力御寒就要冻的发烧。还说起他们冬天打水,从龙渊运来的冰,再用内力化开,要一刻不敢歇息地化一整天,不然全门派上下就没有水用。那你现在怎么不回去了?道长好奇。华山忽然就不说话了,眼神游离。他等了半天没等到华山开口,拿拂尘在他鼻尖上轻轻一扫好叫他回神。没什么,都是过去的事了。华山又做回了那副轻佻模样,热烫的手心沿着脚腕往腿上摸。然后道长自然就无暇去思考他那一转而逝的哀容究竟的从何而来。

外面风声大作,这是又开始下雪了。他听见有什么东西在院子里窸窣,还以为是来找食的动物,也就随他去。只是这次声音不似往常般零碎,甚至还带点急促的细碎踏雪声,他这才猛然惊醒有人在院子内活动。与此同时门被粗暴地捶了几下,道长提气运功,这才打开门。出乎他意料的是来的不是什么喝醉的酒鬼或者混混,而是华山。他虚弱地靠在道长门外,听见道长来了才抬头对他笑笑,就好像他以前每次来都会做的那样。

道长又惊又气又喜,这么多年没有一点声息,现在还敢回来,他忽然委屈的不行,恨不得把门甩上叫他一辈子不要来。但还是心疼他,连忙把门打开叫他进来。这么大的雪怎么还在外面?

剑客还是笑,他低着头,费力地喘着气,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气发虚。小道长……我也想进来,可是我动不了啦。劳驾你扶我一下。道长这才发现他手捂着腹部,雪地上全是血,淅淅沥沥染红了一大片。他顿时慌了,伸手扶着他起来,把华山扶到榻上,也不管血弄的到处都是。华山闭着眼睛任他摆弄,脸色是失血过多的苍白,气息微弱。道长手忙脚乱地去烧水熬药,他不是云梦弟子,有生死人肉白骨的本事,现今又大雪封山,华山这么重的伤,只能全靠道观里炼的药丹吊命。他提心吊胆,生怕赶不上时候。华山还在笑,一边咳一边笑,小道长这么关心我,我怎么敢死?


评论(1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