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sense

北极圈常驻居民,喜欢叨叨。啥都吃,很懒,半吊子,敲门1030848296,可以来找我玩啊,聊天打游戏产出都好,会随机掉落脑洞和更新w

【于郑】唠叨汤和迷情剂混合服用状态报告(上)

洛杉矶时间2月14号晚上23点39分!赶上了!!我说赶上了就是赶上了!其他的明天再改吧!结尾没写完!

HP paro

唠叨汤:一种让人喝了就会不可控制地胡说八道的魔药。

迷情剂:这个不用解释了吧。喝了就会让人爱上一个人魔药,但是要一直服用才有效果。

唠叨汤和迷情剂混合服用状态报告


郑轩发誓于锋在喝下那杯南瓜汁之前还是好好的。

一切都和平常一样,他起床洗漱,在赫奇帕奇有着温暖阳光和湿润泥土气息的公共休息室磨蹭了半天,跨过变来变去的楼梯,然后在餐厅等这个精力旺盛的格莱芬多学弟挤过拥挤的人群坐在他旁边。

于锋眼睛亮亮的,他喊了一声学长,还来不及说话,他左手边一个早上第一节课修占卜的姑娘推了推眼镜拿魔杖点了点他的肩膀。他疑惑看过去,就看到姑娘捧着有玄妙图案的茶杯一脸严肃。

“你今天会比较倒霉,但是在结束的这一天会收获真爱。来自情人节的特别占卜。”她说完就走了,也不给于锋回话的机会。

郑轩看着他一脸莫名其妙的样子耸了耸肩。

“你知道,占卜课的人都比较神神叨叨。”他无所谓地咬了一口煎的刚刚好的鸡蛋,半凝固的蛋黄沾到了他的嘴角。

“为什么是我?”

于锋仍然一脸纠结。他这个学弟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固执爱钻牛角尖。

“可能是你比较帅吧。”郑轩面不改色地胡说八道,他叉走了于锋盘子里的一块薯饼,并决定如果于锋再不吃他的早饭他就吃掉他的培根。

于锋似乎是对这个解释很满意,他放弃了思考,抓起叉子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早饭被抢走了一半。

他只好又去盛了一点,起身的时候打翻了自己的南瓜汁。这下他有点相信那位神神叨叨的拉文克劳说的话了。

郑轩叹了口气,抽出魔杖指着他和他面前的桌子念了一个清洁咒,然后随手抓起一杯没喝过的南瓜汁递给他。

于锋接过杯子的时候碰到了郑轩的手指,这让他的心情肉眼可见地好了起来。他一口气喝了半杯,然后才听到桌子斜对面传来的惊呼。

他不明所以,眼神忽然迷离起来,吓了郑轩一跳。郑轩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于锋打了个嗝,正想问怎么了,嘴巴就不可控制地开合:“学长你穿裙子真好看。”

完了,于锋听到自己的声音就开始绝望。他可能是亲自把喜欢的学长的好感度刷到了负分。



赫奇帕奇们很擅长草药学。这是整个霍格沃茨众所周知的。正是因为他们太擅长草药学,所以才会在自己自信的领域疏忽大意,出点纰漏也成为了偶尔有之的事情。

这真是可怕的一天。于锋后来才知道那帮赫奇帕奇把他们在魔药课上做的药剂通通混淆了,他们本意是想在南瓜汁里加点令人快乐的魔药来庆祝情人节,可惜他们把魔药和隔壁斯莱哲林偷偷藏起来的迷情剂弄混了。他们往南瓜汁里加了三滴,直到有人失手把瓶子掉到地上,捡起来的时候才发现瓶子上明晃晃地写着“迷情剂”三个字。

手忙脚乱下被加了药剂的杯子都被处理掉了,只可惜仍然有一条漏网之鱼悄悄混入了早餐里。那杯加了料的南瓜汁就这样被不知情的于锋喝进了肚子里,品质上乘的魔药老实地发挥了它的作用。

整个格莱芬多和赫奇帕奇都知道了这个事情。和于锋同学院的黄少天直接笑得从椅子滚到了地上,郑轩不想理他。不管郑轩走到哪里,于锋都会带着傻得冒泡的微笑亦步亦趋地跟在他后面,只差身后一根毛茸茸的,晃来晃去的尾巴。

可怜的格莱芬多,正直勇敢热心刚毅的格莱芬多,他已经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被郑轩迷的晕头转向。

更糟糕的是郑轩发现他似乎还摄入了一点唠叨汤。唠叨汤!老天,这就可以说明为什么于锋开始胡说八道了。偏偏于锋胡说八道的时候脸上还是一本正经的表情,郑轩常常需要思考几秒钟来辨别他到底是在胡说还是表达他正常的意思。

由于从于锋嘴里吐出来的都是无法控制的胡说八道,他在上课的时候回答问题都答的驴唇不对马嘴,成功地让郑轩的羽毛笔长出两条腿在课桌上奔跑(因为念错了咒语),还让自己的墨水瓶在变形课上发出了一声怪叫。

郑轩心好累。他停下脚步,于锋也乖乖地停下,眼睛亮亮地看着他等待他说话。

“你……”郑轩无力地开口,想了想又长叹一声,“梅林的胡子啊……”

于锋想说学长真是抱歉麻烦你了,话一到嘴边又被变了个样。“学长你总是说梅林的胡子,但是你有想过梅林的胡子的感受吗,梅林的胡子已经非常累了,它不想你们再叫它了,不,你没有,你只是想着你自己。”

我在胡说八道什么。于锋想抽自己几个嘴巴。



于锋不想说话了。但是他的眼神会说话,他炽诚的眼神紧紧追随着郑轩,眼中的迷恋和爱慕满的快要溢出来。那副模样像只小狼狗,仿佛随时要扑到郑轩身上舔吻他的下巴。当然于锋不只想要舔吻他的下巴,他想吻住那双柔软的嘴唇。

可惜都是假的,都是迷情剂的效用而已。郑轩每每想到这一处都只想叹气。他承认他有点喜欢这个学弟,但他不希望于锋对他都是靠迷情剂维持的虚假热情。他开始真情实感地希望魔药的药效赶紧过去,这样他也不用沉溺在自我欺骗里。等药效过去了,就是从一场美梦中醒来,反正都要醒的,还不如早点回到真实中去。他看的很开。

他和于锋漫步在湖边,天气很好,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于锋喝了唠叨汤后变的更唠叨了,本来就是一个老妈子性格。他叨叨郑轩在魁地奇比赛的时候不围围巾脖子灌风迟早感冒,郑轩心不在焉嗯嗯啊啊地应付他,把他的话当耳边风。于锋忽然不说话了,憋了好久才小小声冒出来一句。

“学长你真可爱。我是真的喜欢你。”

郑轩苦笑。这迷情剂的效果真够持久的。路上有相识的同学和朋友遇见了把他俩当成情侣笑着祝他们情人节快乐,他不得不需要一遍又一遍地向周围的人解释,不是,我们不是情侣,他中了迷情剂。

于锋听了有点不满,他本来不想说话的,但是他实在忍不住。他想辩解自己是真的很喜欢郑轩,不是因为迷情剂,一张口又是胡说八道,还是特别严肃的那种。

“学长很害羞的,其实我们早就在一起了,他不好意思说,我们亲都亲过了。”

这下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周围的人目瞪口呆,心情复杂地吃下这口狗粮祝他们百年好合。

郑轩特别想抽出魔杖给他一个无声咒。


TBC

评论(10)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