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sense

北极圈常驻居民,喜欢叨叨。啥都吃,很懒,半吊子,敲门1030848296,可以来找我玩啊,聊天打游戏产出都好,会随机掉落脑洞和更新w

【晃零】两王一后


诈个尸,好久没有产出啦,lof都长草了,除除草


和司逸的联文,一台丧心病狂开了5个月的万字航母,在撸乎这里也丢一下

警告:

3P情节有

OOC有


因为从头到尾没有剧情就是肉所以直接全文走链接


上船检票



这个俺零!真想日他!!对!就是那种日!扒了裤子摁在地上日!!把手反绑在身后半强迫地日!!!怎么这么好看!!这么痞!!他怎样我都爱他!!!

【晃零】Rosa Rugosa

标题是蔷薇的意思。


奈奈画了超可爱的朔间兄弟,于是一时兴起摸了个鱼,本来起名叫红蔷薇兄弟,左看右看总有葫芦兄弟的feel就用了高逼格的拉丁文。


事情是这个结果我一点也不意外,那就这样吧,随便你怎么搞。产粮才是正经事。本来想为晃零凑tag,这一更之后很长时间不会再写了。



“哥哥好坏,不要抢我的饼干……”朔间凜月嘟着嘴,努力伸长了手想要去够到朔间零手上的饼干。

“小凜月够的到就还给你……唔啊!好疼……”凜月猛地扑上来,朔间零一下子承受不住他的重量,两个小家伙一起倒在了地上,就连椅子也被撞翻过去。“小凜月不要一下子扑上来啊……”

饼干掉在了地上,这下谁也不能吃了。凜月趴在哥哥身上抽抽嗒嗒地呜咽起来,被磕到的小腿肿痛,肚子又好饿,还被哥哥欺负,真是世界上最悲惨的事情。

大神晃牙闻声跑过来,手上还有没弄干净的面粉。他看到面前乱七八糟的情景头疼地咆哮:“两个吸血鬼小混蛋!”朔间零瘪着嘴巴,眼睛红红。小豆丁很容易互相传染,旁边有个被欺负的小哭包伤心委屈地掉金豆豆,这边又被大神晃牙劈头盖脸地大骂,他也伤心起来,眼泪汪汪地看着大神晃牙。

“别哭,别哭……”大神晃牙一看到小豆丁掉眼泪就慌了,手忙脚乱地抱起朔间凜月,用沾了面粉的手擦拭去小朋友的眼泪。

朔间零也忍不住伸出小手要抱抱。

大神晃牙单手把朔间凜月抱在怀里,软软的小小只乖乖地趴在肩头。

“乖、乖……不哭……饼干还有很多……”大神晃牙轻抚朔间凜月的背部,眼泪打湿了他肩膀的一小块。

“呜呜……谢、谢谢大、柯基……”即使受了委屈也表现出良好的家教,朔间凜月一边抽噎一边道谢,“柯基,我饿了……”

大神晃牙叹了一口气,把手指在桌布上擦了擦,伸到朔间凛月小小的尖牙旁。朔间凛月满足地张开嘴,尖利的牙齿划破了皮肤,新鲜的血液流入口中,还带着温热的温度。

朔间凛月还是个小豆丁,食量只有一点点,吃了几口就饱了。哭泣带来的乏力让他很快睡了过去。朔间零被冷落在一边,委屈的直瘪嘴,鼻子一抽一抽的。他也想要大狗狗抱,肚子好饿,看到弟弟满足地吮吸鲜血甚至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

他忍不住拉扯大神晃牙的衣角,小哭包的眼泪马上就要包不住了,委屈地撒着娇:“大狗狗……抱……”

大神晃牙本来想好好惩罚一下这个欺负弟弟的小豆丁,一看他这个样子心马上软了,蹲下身子盯着朔间零酒红色的眼瞳:“以后还欺不欺负弟弟了?”

朔间零赶紧用力地摇头,声音都带上了哭腔:“不敢了……不会再欺负他了……所、所以,狗狗也抱抱我……呜呜……”

叹了一口气,大神晃牙张开手臂,朔间零连忙紧紧地搂住他不要放开。大神晃牙站起身,用左手臂托住朔间零的小屁股防止他滑下来,用鼻子轻轻摩挲他粉嫩的脸颊。“这才对。”他笨拙地夸奖他,用狼人族特有的亲密方式亲吻他的额头。

“狗狗……饿……哭哭。”朔间零低下头把自己埋在大神晃牙的颈窝,贪婪地嗅探下面藏匿的血液腥香。他迫不及待地张开嘴巴咬住颈侧,鲜血涌出来淌入饥渴的食道,饱腹感和困倦一齐涌上来。

“嗷呜……”他靠在大狗狗身上,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好困哦……”

大神晃牙伸出舌尖舔走朔间零眼角的泪花,无奈地往卧室走去,“真是受不了你们两个小混蛋了,快睡,晚安。”

朔间零困得眼睛睁不开,但还是含含糊糊地坚持着说话:“要、要狗狗陪着……”

“要求别这么多啊!”大神晃牙很无奈,他只好和两兄弟一起躺在柔软的床垫上,“现在可以了吧?”

朔间零心满意足地紧紧搂住大神晃牙,软软地要求到:“最后一个……抱着我……”

宽大结实的手轻柔地搭在年幼吸血鬼的后背,柔缓地摩挲着。

他吹熄了蜡烛。

END


喂我评论!不然给我士力架!!!

【晃零】段子合集①

有些脑洞一时鸡血摸了个段子不想补完,最近的就都丢在这里。

少儿不宜有,注意身后。


①发圌情期的龙零


粘圌滑的液体从尾根不断地分泌,沾湿了一大片布料,也在白圌皙的肌肤上流动出亮晶晶的水光,穴圌口饥渴地开合着,每一次吞吐都带起“咕啾”的情圌色水声。

发圌情期的燥热炽烈地烧遍全身,从干裂因而继续滋润的嘴唇到隐秘的最深处,难以言喻的麻痒诉说着饥渴的悸动。

龙类的发圌情期来的猛烈又持久,几乎是在短短的几分钟就已经处于无法思考的状态,脑子里滞塞不堪,唯一能够流动的是粘圌稠的情圌欲。

偏偏他忠实的守护者并不在此处。偌大的空间内只有朔间零一个人,在柔软的床单上辗转翻滚,承受着欲圌望的侵袭。他本能地把手伸下去抚圌慰自己,分开自己的穴圌口,手指没入时发出湿圌滑的淫圌靡声响。

“唔啊……”他发出一声美妙的叹息,被填满的饱圌胀感从尾椎一直窜到后脑,激起发麻的颤栗。修长的手指没入到指根,旋转着摩擦着内里红嫩的软圌肉,软圌肉痉圌挛着吮圌吸住手指,每一次开合、抽圌动都勾出粘腻的液体。但是这还远不够满足他烧灼正旺的渴求,手指对于习惯了更好的东西的后圌穴来说太短也太细了,不管怎样都仿佛无法止住最深处的骚圌动,他忍不住呜咽着起身寻找替代品,大量分泌的液体顺着白圌皙的腿圌根流下来。


②哲学的防晒霜


“嗯……说起假期,好想躺在棺材里睡觉啊……”

灿烂的过分了,今天的阳光。

细腻的白沙从脚趾间渗出,温暖的热度灼烧着不曾遭受过这种对待的白圌嫩皮肤,微小颗粒摩擦在敏感的脚心,朔间零忍不住悄悄地蜷起脚趾来对抗这种新奇而酥圌麻的折磨。

“吸血鬼混圌蛋,这种时候才说太晚了……!”大神晃牙从小卖部抱回来一个西瓜,刚从冰箱里拿出来,还挂着冰凉的水珠。

朔间零放弃般地向后仰头,白圌皙而骨节分明的手随意地撩起垂挂在眼前的刘海。又一瓶矿泉水兜头浇下,他长叹一口气,晶莹的小水珠顺着裸圌露的身体曲线流淌下来。

“呼啊……要不是小狗硬拉吾辈出来……”

仿佛是撒娇一样的抱怨,又像是期待般的暗示着什么。

“切,就算是假期,偶尔也要出来活动一下吧!总不能天天呆在家里睡觉和……se……sеxy……”语调从刚开始的激烈反驳到后来逐渐减小,大神晃牙面红耳赤地移开了视线。他的视线无意识地顺着那颗水珠向下移动,滚过绯红的乳圌尖,柔韧的腰圌际,继续向下没入被泳裤遮蔽的更低处。

那让他难以避免地想起那些疯狂的夜晚,他把朔间零抵在浴圌室的墙砖上,水珠也是这样顺着他的身体往下圌流,软糯湿圌润的喘息回荡在耳边。

他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

“小狗要不要帮我涂防晒霜?”朔间零略带沙哑的声音恰到好处地响起。


③猫化的零零


当时给 @KiKi@清光廢 好k太摸的生贺段子,现在放出来w

“呜……?”清晨醒来的时候有点异样的感觉,好像有哪里痒痒的。呼吸的热气喷洒在后颈,朔间零试着动了动,发现自己被大神晃牙从身后紧紧地抱住,鼻子不停地在后颈嗅来嗅去。

“唔喵……小狗大清早的在干什么喵……?”慵懒绵圌软的声音从喉咙深处呼噜出来,原本睡眼惺忪的朔间零被自己脱口的口癖吓了一跳。

“呜喵……?吾辈这是……”

大神晃牙终于从朔间零的背后抬起头来,满脸通红,还有点气急败坏:“吸血鬼混圌蛋,你又搞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他本能地亢奋起来,忍不住张开犬齿咬住朔间零头顶毛茸茸的耳朵,黑色的绒毛顺滑贴伏地趴在微微颤动的猫耳上。

“啊呜……!”濡圌湿的触感顺着丰富的神经末梢传导,酥圌麻从那一点冲向全身,随着大神晃牙舌头一下一下的含舔,仿佛整个后腰也被这样逗弄着,爽的头皮发麻。

朔间零呜咽着软下圌身子来。刚起床迷迷糊糊的大脑现在更是无法思考,搞不清状况便沉溺在欢愉的刺圌激中。

早上敏感的身体迅速起了反应,大神晃牙带着茧的手摸索着伸进了宽松的睡衣里,爱圌抚还未刺圌激便红肿挺立的乳圌头。

“哈啊……等等……”朔间零蜷在大神晃牙的怀里颤抖,“呜喵……这是,怎么回事……”

无暇回答朔间零的疑问,骨节分明的手在腰间游移,握住敏感而兴奋的前端,情动的湿圌滑液体沾湿了一大片。

另一只手则伸下去抵住尾根下仍然红肿湿圌润的后圌穴,狎昵地逗弄着撑开内圌壁。 

“啊啊……!晃牙呜……”

不知道什么时候缠上手腕的黑色圌猫尾瞬间绞紧了,仅仅是这样的刺圌激就让朔间零视野泛白地射了出来,咬住手指的地方剧烈地痉圌挛着,情动的荷尔蒙飘散在空气中。

“吸血鬼混圌蛋,别这么快啊!”大神晃牙咬着他的后颈含糊不清道,“本大圌爷还没进来呢……”

朔间零急促地喘着气,伸手去摸自己的头顶。“呜……吾辈这是怎么了喵?”柔软的耳朵从黑发中凸现出来,他试着捏住薄薄的耳廓,是温热的,皮下的血管还在跳动。

大神晃牙几乎是不正常的亢奋,他不停地去嗅舔朔间零的颈窝,粗糙的舌头一遍又一遍地刺圌激着敏感的皮肤。硬圌挺的灼热顶在朔间零酸圌软的后腰,在他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蛮横地顶开穴圌口。

“哈啊……!”潮圌湿的软圌肉直接被狠狠碾过那个隐秘的地方,生理性泪水溢出眼眶,打湿了白色的枕巾。朔间零的脚趾爽的蜷缩起来,绵圌软的惊叫脱口而出。


TBC

暂时先这样吧。

【晃零/R18】一个慵懒的清晨

糟心,发个文冷静一下。


和好c太 @クリーム 的第二次合作开车!给c太爱的么么,太高产了,我都不好意思摸鱼。



冷圈产粮不易,全靠爱来支撑,如果各位小伙伴喜欢请多多给我留言!爱你们



朔间零被弄醒的时候,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带着温暖的热度照在脸上,明晃晃的睁不开眼睛。

他忍不住抬手遮蔽明媚的阳光,翻身企图继续沉入酣美的梦境。大神晃牙却已经被他轻微的动作惊醒,嘟哝着从背后搂住朔间零赤圌裸的身体,无意识地把头埋进布满痕迹的颈窝。

“唔……几点了……”喷出的热气洒在皮肤上,弄的有些痒,朔间零忍不住缩了一下脖子。

天气很冷,凉飕飕的空气让人不想从被捂的暖烘烘被窝里起来,但他还是习惯性地坐起身把高领毛衣往身上套,冰冷的衣物凉得他一缩。

大神晃牙瞥了一眼闹钟,毕业后不需要赶着上课,那个被他摧残过无数遍的闹钟现在安静如鸡。“八点半了……喂喂,你怎么又躺回来了?”

朔间零闻言又倒下来,把头埋在松软的枕头里懒懒地不想动弹。

“……再躺会儿……”他的声音闷在枕头里听起来含糊不清,他又抓圌住大神晃牙的手不让他起来,耍赖般的和他挤在一起,手指偷偷地在被子下摩挲他的手心。放松而慵懒的清晨,和彼此这样亲密地贴在一起让人感觉欲圌望的爪子又在蠢圌蠢圌欲圌动地挠。

大神晃牙察觉到了他的心不在焉。早晨睡到自然醒是一件让人心情愉快的事情,他环住朔间零腰间的手开始做一些小动作,用起茧子的指腹摩擦细嫩的皮肤,然后渐渐地不止局限于那里,放肆地占领更多期待着沦陷的区域。

也许再在床上多赖一会也不错。

他的动作比起平常要轻缓许多,从毛衣下探进去爱圌抚敏感的腰间,顺着肌肉的曲线抚摸着,逗弄着稍加刺圌激便充圌血挺立的乳圌头,指尖轻轻地刮蹭顶端的小孔,来回地搓圌弄弹动。

“呜……”刚睡醒的身体也许比平日更加敏感一些,朔间零难耐地咬住下唇,红艳的舌尖若隐若现。他的脸颊随着情圌欲的涨发变得潮圌红一片,比平日更加慵懒的喘息止不住地从嘴里流出来,凌圌乱地散在狭小的空间里。

大神晃牙把膝盖卡在朔间零的两腿之间,若有若无地在那里摩擦,快圌感总是不够劲,他焦躁地挺起腰渴求更多的刺圌激,被撩圌拨出的粘圌稠液体打湿了大神晃牙膝盖上的一小片布料。

“哈啊……狗狗……嗯……”

期待没有得到满足的落差让朔间零焦躁地想要抚圌慰自己,然而另一只手却被大神晃牙牢牢扣住,好在下一秒大神晃牙就体贴地照顾到发胀的性圌器,带着茧子的手指轻轻摩挲敏感的顶端,情动时分泌的湿圌滑液体沾的到处都是。

满足的叹息在朔间零的喉间呜咽。

他的手指轻而易举地进入仍然还湿圌润红肿的后圌穴,重新被分开的嫩圌肉热情地包裹上来,一抽一抽地吸吮骨节突出的手指,两根手指张圌合圌着在里面简单扩张了一下,便抽圌出来换了正主。

凌圌乱细碎的喘息在耳边回响,大神晃牙干脆堵住学长的嘴唇,用舌头挑逗性地碾过敏感的上颚,抱紧他颤抖的身躯。

平日一副野兽做派的大神晃牙难得温柔,每一个地方都被照顾的周全,只是不疾不徐地将细密快圌感不断积累,然后将朔间零推向高圌潮。

没有狂风暴雨般的急骤,这次的高圌潮绵长又舒缓,仿佛一波又一波无止境的平缓浪潮。

朔间零躺在柔软的床上完全不想动弹,情圌欲后的疲惫让他昏昏欲睡,仿佛整个人在无止境地坠落,蜷曲的柔顺发丝凌圌乱地贴在脸上。

大神晃牙把安圌全圌套打结丢掉,看着朔间零毫无防备的睡颜思考了一秒钟,毅然决然地躺下搂住他,满足地闭上眼睛。

还是再睡一会好了。





END





我受够了,向黑恶势力低头。

和c太 @クリーム 的联车第一弹,小破三轮,大家快上车

【晃零】被俘虏的船长(一)

海贼祭的时候写的作业!零零自己已经把设定完善了,我感觉已经没什么好写的了……


稍微虐待了一下零零,我好恶趣味啊嘻嘻嘻


真的不是英零……


爱我请给我评论!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别光点赞不说话!


鞭子清脆的呼啸声在狭小的空间内划过,打在皮肤上发出啪的沉闷声响,然后是努力压抑的痛呼。

甲板下的牢房潮湿闷热,海水的咸味充斥在每一个角落。朔间零的双手被反绑在背后,用力的鞭笞在他身上留下了红色的伤痕,血的味道从伤口飘散出来,浸透了身上的黑色布料。他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高傲的头颅也无力地低垂,身体没有倒在地上只是因为将他吊起的绳子支撑着。

挥鞭的人被旁观的制止了,失去了动力的鞭子软软地落在地上,像一条僵死的蛇。

“喂……差不多了。别打昏了,把他带上去,伯爵要公开处刑。”

站在一旁待命的士兵沉默地走过来架住朔间零,他们的脸像是石头一样毫无表情地板着,几乎是半拖半拽地将他带离牢房。

朔间零从疼痛的折磨中缓过神来,几天没有进食进水的虚弱让他的声音沙哑,他无力地笑道:“要亲自处决吗?吾辈真是好大的面子。”

没有人回答他。坚硬的沉默让这段走向甲板的路途分外难熬,只有粗糙的木板在朔间零虚弱的身躯碾压拖拽时发出拖长的呐喊,奄奄一息地诉说着无人理睬的抗议。

天祥院英智早就在甲板上等候多时,今天的他看起来状态不错,穿着体面考究的白色高级军官的制服,脸上一如既往地挂着淡淡的笑容。海面风平浪静,有和煦的阳光穿破云层洒在整片海域,金色而强烈的光芒让天祥院英智看起来像是审判正义的天使长,散发着神圣而威严的气息。

与之相反,朔间零看起来却有些狼狈。在阴暗的牢狱增添的伤口还在向外微微渗血,混合着冰冷的水滴滴答答地向下淌。为了让他保持清醒,海军兜头浇了他几桶水,黑色的船长制服潮湿粘腻地贴在身上。

朔间零被强迫摁在甲板上,承受着阳光的烧灼。天祥院英智笑了,声音轻柔地说到:“朔间船长,你总是躲在黑暗之中,偶尔沐浴一下阳光是不是感觉不错?”

朔间零半眯着眼睛,勉强哼笑道:“彼之蜜糖,吾之砒霜。吾辈是黑暗中的生物,恕无法奉陪。伯爵大人还是自己慢慢享受吧。”

“哦……?”天祥院英智若有所思地笑道,“这可不行,船长要学会享受啊。也许多试几次就会喜欢?”

话音刚落,就有人上前拉起朔间零,用粗糙的绳子勒住他的脖颈,粗暴地把他绑到甲板上精心准备好的高大木桩,绳子紧紧地深嵌入皮肤。

“呜……!”发出几乎要窒息的压抑痛呼,强烈的阳光照射在皮肤上产生烧灼的痛感,虚弱的身体无法承受这样的折磨,眩晕在一瞬间占领了全部的感官。

朔间零全身猛地绷紧,然而几秒钟之后便无力地瘫软下去,陷入了无意识的状态。

天祥院英智始终微笑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精致的瓷杯中红茶袅袅地冒着热气。他端起来轻轻地抿了一口,叹着气说到:“差不多了。”

哨兵从瞭望台上跑下来向他报告:“伯爵大人,西南方1.5英里观测到有船只向这边移动。”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他把杯子放下,瓷碟和瓷杯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天祥院英智站起来,从容不迫地从腰间抽出长剑,朗声说道:“海盗船长朔间零,今天就在你的手下面前,于此将你公开处刑。”

他扬起手中的佩剑,阳光汇聚于剑尖,仿佛燃烧着刺目的火焰。

“哼,想要杀了吸血鬼混蛋,还是先过了本大爷这关再说吧!”

狂妄的声音凭空响起,造型奇特的弯刀和修长佩剑狠狠地架在一起,金属的嗡鸣声在咸腥空气中回响。

tbc


【晃零】梭巡而迟(一)

一口气发文真的好爽啊……有种自己是壕的错觉。


这次是很早以前晃零刚建群的作业,主题是夏日祭,糅合了各位好太太们的脑洞比如武士狗狗和居酒屋老板零零


但是后来我就把它忘了……昨天kikit催我才想起来。

总是飙车,偶尔也吃点清淡的吧w


照例,如果你喜欢,请给我评论,谢谢w


阳光大片大片地洒在地上,蒸腾起炙热的空气,无孔不入地在身上流动。仿佛要窒息似的,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用手扬起微小的气流。茂密的古树撑起了一片浓黑的荫蔽,仍然有阳光试图从叶片的缝隙钻进来,像细碎的金粉一样撒在发间,是燃烧的、炽热的装饰。

今天的天气,热过头了。

“呼啊……真的是好热啊。”懒散地说着,朔间零眯起暗红色的眼睛抬头望向头顶,强烈的光线在树叶间跳动,晃得他忍不住抬手遮住眼睛。“吾辈都要晒化了……”

一阵强烈的风猛地刮过来,木屐踩在地上吱吱作响。

“那么就不要吵着闹着要出来啊?烦死了!”大神晃牙嚷嚷着,满脸不情愿地抱着一大堆东西,头还偏向一侧用肩膀夹住一把伞向这边走来。朴素的油纸伞上画着清淡素雅的梅花,大神晃牙单手把伞撑开,身子向朔间零倾斜,在两人的头顶遮出一片清凉。

“这下可以去逛了吧?别再找那么多借口,真烦人!”英气的剑眉不耐烦地皱起来,他假装看向其他方向,从抱住的东西中递给朔间零一个纸盒。

章鱼丸的香气不断从纸盒里面向外飘散,在夏日的阳炎里让人饥肠辘辘。

“呵呵呵……吾辈可搬不动那么多东西,只好拜托小狗了~"朔间零心情很好地接过纸盒,薄薄的木鱼花沾上了些许酱汁,大片的铺在章鱼丸上,热腾腾的冒着汽。削得尖尖的竹签整整齐齐地摆在纸盒上,他拿起一根,戳进丸子里将其中一颗挑起来:“小狗乖,张嘴。啊~”

大神晃牙别扭地看了他一眼,犹犹豫豫地张嘴,四颗尖尖的犬牙露出来咬住软乎乎的章鱼丸。“先说好本大爷可不会被这颗丸子收买!本大爷吃是应……唔啊!好烫!”他被烫得蹦起来,不停地伸手在嘴前扇动着,像什么大型犬科动物一样呼哧呼哧地喘气。

他费劲地咽下丸子,愤怒的低吼在喉间爆发:“朔间混蛋!!!”

木屐在地上跺出愤恨的声响,男孩撩起宽大的袖子恶狠狠地扑过去,灼热的阳光照射下是浓厚的黑色影子在跑动。一阵风仿佛追闹似的拂过,吹起细碎的头发,也吹起他们宽大的外衫。没有人去管那把画着淡色梅花的油纸伞了,那把伞轻盈地落在地上,被风吹的一骨碌地转了几圈。然后是各种纸袋撒落一地的零散,大神晃牙把朔间零扑倒在地,明晃晃的阳光照得人睁不开眼,恍惚中闻到夏天的热烈味道。浓绿的树叶相互推搡着发出沙沙的响声,有风吹落不知名的淡色花瓣,轻飘飘地撒落在他们身上,和深色布料上的花纹缠绵地交织在一起。

时间仿佛一下子停止了。

“呃……!”平常威风凛凛的年轻武士一下子变得手无足措。他从来没有离哪个人的距离这么近过,近到他脸上的暧昧笑容都那么清晰,近到可以闻到他身上传来的幽幽清香。他赶紧手忙脚乱地从零身上爬起来,尴尬地捡起地上的东西。

轻笑声从他身后传来,让大神晃牙从脸一直红到耳根。“笑、笑什么笑!”他凶巴巴地低吼,“下次再这样我跟你没完!”

“下次的事情下次再说吧……”大神晃牙把东西都捡起来抱在怀里转过身去,就看见朔间零还坐在地上,朝他伸出手,“现在最要紧的,是把我拉起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太阳逐渐西沉,把天边的云烧得通红,血一样红的照在朔间零的身上,凭空给他增加了一件艳丽的衣裳,给脸上增添一抹血色的水光。像是花魁涂在嘴唇上的红艳色彩,但是此刻任何绝世女子都比不上朔间零,她们的光辉在这种雌雄莫辩的美丽前黯然失色。

他鬼神使差地握住了朔间零的手,那双白皙却骨节分明的手就在他的掌心。年轻的武士紧紧地抓住它,一种拥有的满足在内心膨胀,甚至希望能够就保持这样的动作不要再放开。

TBC


【晃零】堕落(R18)

最近的车全部都在LOFTER上发一发。


大概讲的是零零本来是神父但是后天慢慢开始被转化成吸血鬼的故事。

群里有人问我为什么会被转化,大概是被恶魔的精华污染了吧。嗯,一定是这样的。


好的话不多说让我们走微博链接


点我看禁欲又淫錒乱的零零


请喜欢的小伙伴们喂食我评论!我需要评论!我很饿!

【晃零】RUDE BOY(全文补全)

文字被屏蔽,图片也被屏蔽,我已经被LOFTER弄到没脾气了。大家走链接吧。


点我观看老司机惨遭新手飙车


如果大家喜欢!请一定要给我评论!!你们吃肉我吃评论!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