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sense

北极圈常驻居民,喜欢叨叨。啥都吃,很懒,半吊子,敲门1030848296,可以来找我玩啊,聊天打游戏产出都好,会随机掉落脑洞和更新w

【华暗】问前程

答应给某人产的华暗粮!

华山薛何X暗香温瑾,师徒年上


温瑾还未及冠,就到要出门历练的时候了。

他腰间别着霜兰刃,兜里揣着师姐们给他塞的一大堆暗器,胸腔里还揣着一颗七上八下的心,茫然的很。

按照惯例,第一次出门,该是有一位师兄或师姐捎带着他一程的;不巧,这天能出去的都接了任务,师姐正发愁,忽闻马蹄声哒哒,恰好碰见跟着商队押镖的薛何长途跋涉地来了暗香。眼睛一亮,拉着他要他照应小师弟一路。

“穷鬼,我师弟回来要是掉了一根头发,我拿你是问!”师姐揪着薛何的耳朵恶狠狠威胁,直把华山疼的龇牙咧嘴:“行行行……姐姐诶,你那宝贝师弟跟我银子一样重要,行了没?我死了他都不会掉一根头发的!”师姐冷哼了一声,松开他耳朵,勉强是算饶过了他。

温瑾在旁边看着默不作声,却在心中打量了华山好几遍:一身短打洗的发白,嘴里还叼着根路边捡来的草叶,说话间神色轻浮,让他不禁在心里给华山的靠谱程度打了个问号。不过他什么都没说,听着师姐的指示,一步三挪地挪到薛何身旁。他一向是这样的,有什么话都闷在肚子里,表面上看着乖乖巧巧的一个小师弟,其实满口的腹诽都被他咽了下去。

师姐满意点点头,又对温瑾交代道:“这个穷鬼虽然穷了点,但是他答应的事情还是会做到的。你平日就跟着他,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自己路上小心些。”

薛何在旁边见了,一挑眉,喜欢调侃撩闲的毛病又上来了:“瞧你那模样,哪里是师弟,简直就是把他当儿子在养,莫不是母爱泛滥,也不见你疼疼我啊……哎呦……嘶……”

他话还没说完就吃了一记结结实实的拳头,疼的弯下腰嘶嘶抽气。

师姐冷哼一声,柳眉倒竖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就没个正经模样。我叫你带我师弟也不是白带的,温瑾,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叫他一声师父,以后在外面走好歹也有个师徒名分。”

薛何登时一个头两个大。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尚且还是少年心性,忽然被扔了个徒弟给他带,当真是什么经验都没有,两眼一抓瞎。他正想说点什么,被师姐一瞪,话都咽回肚子里。怎么也不问问我嫌不嫌弃呢?他郁闷地想。

他看向温瑾,刚好温瑾也惊讶地看过来,将他上下打量一番,倒还真被他看出一点嫌弃的味道,他差点郁闷的又吐出一口血来。这小子还没到他胸口高,眼界倒是不低!

不过嫌弃归嫌弃,温瑾到底还是规规矩矩地朝他行了个礼,把半张脸都埋在厚厚的围巾里,闷声闷气地叫了声师父。

乖倒还是很乖的。薛何心里忽然一软,他弯腰把暗香扶起来,应了一声,这就算是师徒了。

TBC

听说有人要跟我接文,那我就打个TBC好了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