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sense

北极圈常驻居民,喜欢叨叨。啥都吃,很懒,半吊子,敲门1030848296,可以来找我玩啊,聊天打游戏产出都好,会随机掉落脑洞和更新w

【Bloodborne】Beast's Embrace Part I(授权翻译)


ao3上Whiteone太太的Beast's Embrace(野兽之拥)实在是相当的好吃,迫不及待地要了授权就像打鸡血一样开始翻译。纯肉重口PWP

小猎人被兽化的乞丐强上了,内含口爨交,舔爨肛,强爨奸,语言羞辱等情节。

在开头放上授权,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805139

大家也请戳进链接拉到最下给作者太太留kudos,给太太产出的动力和支持呀~

也欢迎大家留言,我会一一转告给原文作者的

第一次正儿八经地翻译,其间借助词典和谷歌翻译若干,大量意译,很多地方都不太通顺,再加上我自己的语文水平也一般,真是白瞎了Whiteone太太那么好的文orz如果有懂英文的朋友欢迎留言!有错误的地方也请不要大意地指出来呀

前面翻的磕磕绊绊的,后面才开始慢慢通顺起来,还请大家不要嫌弃


Beast's Embrace


Whiteone


翻译:云何


“噢,善良的猎人……那个女人,你送来的那个女人……她死了……尸体如石头般僵硬……为什么……一定是野兽杀死了她,对吗?”


猎人在此之前从来没有见过教堂的居民如此哀伤的样子。他无法责怪他。有人,或者有什么东西设法潜入亚南仅有的,仍然安全的避难所,这件事情给他敲响了警钟。这不仅仅是野兽的侵袭那么简单,不,远比那要糟糕的多。那个东西杀掉了被猎人带到教堂的人们,他从匿伏在猎杀之夜的阴影中的可怖野兽挽救的生命,或者说,至少猎人相信他曾经救了他们。

傲娇的先生是第一个失踪的。说老实话,这位极其奇怪的老兄除了他自己怀疑一切的眼睛之外不相信任何东西,因此猎人并没有对于他的消失想太多。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尸体在靠近通往教堂的主入口处被发现了,脸上遍布爪痕,而尸体则直接少了一大块肉。这场景可不好看。

第二个死去的是老妇人。这位易怒的女士并不算是猎人遇见过的最友善的,但仍然,她是一个相当理智的人。当她愿意时她可以变得相当和蔼可亲。猎人在教堂入口的附近发现了她血淋淋的尸体,遍体鳞伤而且……被吃掉了一半。


然后是阿黛拉。她是如此年轻,怀着真挚的感情想要报答救了她的猎人。如今她死了,就躺在那里,她总是带着亲切的笑容等待着他的地方。


猎人在猎杀之夜见过许多相似而死相诡异的尸体,但不一样,这里的所有人都曾经在不久前和他交谈过,这个事实让他感到胃一阵阵抽搐。

野兽是如何潜入这个地方的?教堂里燃起了足够的熏香,最近的生物也距离这里数百码。比起直接听从本能和无尽饥饿的驱动,这些牲畜已经足够聪明到学会等待时机来诱杀猎物了吗?这说不通。

“……或者,你觉得那边的什么人可能会……我……我……只是不……啊……好吧,我知道,这是我的错。全都是我的……”

红衣居民的啜泣令人心碎。


整个最糟糕的情况就是,猎人确信自己是这场灾难的罪魁祸首。即使他不是直接因素,但仍然……他都快被自己说服了,但他同时注意到了不得不去怀疑的疑点。

他在禁忌之森遇见了一个奇怪的人。一个乞丐,一个中年男人,看起来相当脆弱,明显地仿佛要被压力压垮了。他们简单交谈了一会,尽管男人的外表很奇怪,但看起来他其实非常的善良而有礼。长话短说,乞丐向他询问起安全地点,而猎人告诉了他。

当时,他并没有想到在接近他之前看看乞丐正在做什么,虽然看起来像是男人正在盯着一个躺在旁边的尸体。好心的,天真的猎人忽略了那些阴暗的想法,觉得这个男人只是绝望地通过任何可能的方式来遏制自己的饥饿,以此来逃避饿死的命运。自我保护的本能会让人不择手段,对吧?

即使是现在,猎人仍然不愿相信。但事实已经证明,自从乞丐到达教堂不久后,他辛辛苦苦带到避难处试图保护的人们开始一个接一个的死去。

而每当猎人和乞丐交谈时他都会给他怪兽血丸,似乎那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好像乞丐十分乐意将它们送出去。不管在怎样的情况下,那些怪异的药丸始终都是不好的征兆。

他最好不要再在灌木丛边徘徊了,是时候去面对那个可疑的乞丐。


***


猎人站在通往教堂的入口前,环视四周,仔细聆听。夜晚是如此安静,风声簌簌。巨大的月亮高高地悬挂在空中,在被诅咒的亚南上泛着苍白的光辉。

乞丐坐在他通常坐的地方,离教堂几码远,就在大马车旁,可能被用作他的临时藏身处。为什么他仍然坐在那里,而不是像其他人一样搬进教堂?猎人不记得他是否曾经质疑过这点。

当中年人看到猎人接近时,他立马笑了,慢慢地站起来。

“噢,又是你啊!刚好,我又得了一些,你看……”

猎人仍然沉默着,看着乞丐把手伸进自己的口袋,拿出一个沾满污渍的小纸包。

“拿去吧!我欠你许多呢,我的朋友!”

猎人有些犹豫地伸出手,几乎可以猜到那个纸包里是什么。而确实,那是——三颗小小的怪兽血丸。暗红色的,甚至还微微渗着潮湿的新鲜血液,仿佛它们在几小时前刚刚成型。

猎人盯着它们看了几秒钟,然后抬起头,对另一个男人皱眉。

“听着,你知道教堂里的一些人被谋杀了,很可能在你睡着的时候就发生在你身边。你不担心你自己的安全吗?”

乞丐叹了口气。“的确,这是最不幸的。但我不害怕。我能够照顾好自己,你知道的!我毕竟经历了一些事情。”他朝着猎人咧嘴笑起来,好像有人在身边死去并不是什么需要在乎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这些东西你从哪里得到的?”猎人问道,将纸袋推到乞丐的眼前,“据我所知,这些很难得到,因为它们已经被治愈教会禁止了。”

他早该问出这些问题的。他真是一个天真的蠢货。

有那么一瞬间乞丐仿佛被他的问题吓了一跳,但很快,狡猾的笑容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脸上,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这个嘛,我们都有各自的小秘密,对吧?别担心那么多,拿着!我知道你需要它。和我一样。”

当猎人看着那些怪兽血丸的时候他感觉血液从自己的头部流光了。每一秒他都感觉更加的恶心。

“我们不一样,”他最终反驳道,愤怒在他的身体里沸腾,“是你……你杀了所有人,是吗?”

笑容从男人的脸上消失殆尽。愧疚的神情从他的眼里闪过。

“…之前在森林里,然后现在在这里。”猎人说。

男人移开了目光。他看起来像是想要说点什么,但是几秒过去后他什么也没说。所以说这就是真相?这个男人,这个变态的杂种如此轻易地愚弄了他,并利用所有猎人给予他的,只为了满足自己残暴而血腥的需求。

猎人咬牙切齿地将那些血丸扔回乞丐的脚下。

“我再问你一遍。你从哪里搞来的这些?”

乞丐低下了他的头,仿佛想找个什么地方藏起来,但猎人能够看到他紧握拳头的轻微颤抖。

“我并不想这样,”他嗫嚅着轻声说道,轻快友好的情绪从他的声音中消失了,“你不知道这像什么……”

“我才不管,”猎人愤怒地打断他,“只有野兽才会杀死一个无辜的人。你会为你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当猎人举起他的武器时,乞丐后退了一步。“你会后悔的——”

锯肉刀划下狰狞的痕迹,大片的鲜血泼溅到路面上。乞丐嚎叫起来,紧紧捂住腹部深深的伤口。猎人再次挥动武器,这一次他瞄准了男人裸露的颈部。

下一刻事情转变的如此之快,以至于猎人不知道他的第二击是否命中了目标。可怕的,无形的力量扫中了他的腿,他闷哼一声,背部重重地撞在坚硬的地面上,他差点一口气喘不上来,头晕眼花。他在地上躺了几秒钟,头脑发懵,然后他终于回过神来翻身爬起。他立刻看向乞丐,震惊并如此困惑于刚刚发生的事情。哎呀,他看到的东西绝对不像人类。

那个破碎的影子扭曲并膨胀,形成了一个庞大粗陋的可怕样子。猎人恐惧地看着那个东西屏住了呼吸。长而杂乱的黑色皮毛从蜷缩的身体中长出来,属于人的肢体“咯咯”地被拉长并膨胀成恶心的肉块。在附着到野兽凌乱的厚毛前,电流的火花在空气中发出噼啪声。

隆隆的,低沉的吼声回荡在荒凉的街道。

“靠,你这只变态的狗!”

猎人感觉自己后颈上的毛发全部竖立起来,不只是因为这恐怖的一幕。

这只完全形态的野兽舒展了一下他后腿粗壮结实的肌肉,低声咆哮。它的体积比寻常的野兽还要大上一倍,甚至更吓人,因为它离地十几英尺高,而火花在浑身上下毛茸茸的皮毛间跳跃。它转动头部,可怖的猩红眼睛盯着此时正在凶残目光下颤抖的猎人。猎人忽然感觉自己极其的弱小。

“你饮尽了半个城镇的血,然后是这个!你说野兽吗?你这个猎人才是真正的凶手!”

等等。这个东西……仍然会说话?

猎人犹豫地后退几步,差点被一块突出的鹅卵石绊了一跤。猎人的工作就是猎杀野兽,但……他能够和这个东西作战吗?一个带电的,能够说话的,有着清醒意识的狡诈野兽?

他没有太多的时间来思考这古怪的事情。怪兽低吼着,用巨大的爪子挥向他,准备将他撕成碎片。猎人迅速地向旁边闪避开,以免被那巨大的兽爪击碎。那可能会像打碎一截干枯的树枝一样打碎他身上的每一根骨头。

野兽向着他咆哮,声音是如此的震耳欲聋,猎人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胸腔都在震动。他踉跄了一下,匆忙退到马车后拉开距离,但冷酷的野兽决不会那么容易让自己的猎物逃走。它再次扑过来,脚下的路面在野兽的重压下开裂,而那辆马车则直接被扫开几英尺仿佛那只是个小孩的玩具。

猎人吞咽了一口口水,怪物的凶狠让他在突如其来的恐怖中退缩了。直觉告诉他这场战斗很快就要将他推入一个不好的境地。周围的空间变得越来越狭窄,而他知道只有几英尺远的地方有个无法避开的死胡同。他必须赶紧离开这里,如果他有机会的话——这意味着他必须经过野兽,冲向通往大教堂的楼梯。

猎人动了。但他的计划并没有实现多少,那只野兽一定是知道了猎人的企图,不然这样无法解释为什么它以惊人的速度向旁边移动挡住了猎人,导致猎人直接撞上了他巨大而毛茸茸的身体。猎人发出了恐慌的哭喊,胡乱挥舞着手中的锯肉刀,但野兽同样立即做出了反应。猎人几乎可以确定他的肋骨被这股猛击在胸口的力量击碎了,这股力量把他拍回地面,这是今天的第二次他感觉自己的呼吸在重击下几乎停止。当他撞到地面时锯肉刀从手中飞脱,撞击的疼痛短暂地占领了他的感官,他躺在地上无法动弹。

热而潮湿的呼吸扫过他的脸,野兽将猎人纤细瘦削的身体钳制在自己粗壮的身下。猎人最终接受了他的失败,他闭上眼睛,等待着锋利的爪子深陷他身体的时刻。或者也可能是野兽的利齿撕开他的脖子,将他和挫败感一起送回梦境。但相反的,他感觉野兽的利爪划过裤子的前面,轻轻地抓住他的皮带扣。

他睁开眼睛,猎人喘着气,直到现在都没有意识到野兽的脸和自己之间的距离是多么的近。他一直都认为野兽是没有面部表情的,但这玩意现在露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狰狞笑容。

怪物咧开牙齿,咆哮着,仿佛在嘲笑他一般。

“勇敢的猎人现在害怕了吗?哦,他应该的。”

TBC


还没翻完!翻了一半了,到这里就要开始啪啪啪,剩下一半全是肉hhhhh

先把翻好的发上来,这里有4k字,我估计剩下还有4k字,慢慢搞

评论(32)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