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厶亻可

北极圈常驻居民,喜欢bb。很懒,半吊子,敲门1030848296,可以来找我玩啊,聊天打游戏产出都好,随机掉落脑洞

【晃零】被俘虏的船长(一)

海贼祭的时候写的作业!零零自己已经把设定完善了,我感觉已经没什么好写的了……


稍微虐待了一下零零,我好恶趣味啊嘻嘻嘻


真的不是英零……


爱我请给我评论!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别光点赞不说话!


鞭子清脆的呼啸声在狭小的空间内划过,打在皮肤上发出啪的沉闷声响,然后是努力压抑的痛呼。

甲板下的牢房潮湿闷热,海水的咸味充斥在每一个角落。朔间零的双手被反绑在背后,用力的鞭笞在他身上留下了红色的伤痕,血的味道从伤口飘散出来,浸透了身上的黑色布料。他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高傲的头颅也无力地低垂,身体没有倒在地上只是因为将他吊起的绳子支撑着。

挥鞭的人被旁观的制止了,失去了动力的鞭子软软地落在地上,像一条僵死的蛇。

“喂……差不多了。别打昏了,把他带上去,伯爵要公开处刑。”

站在一旁待命的士兵沉默地走过来架住朔间零,他们的脸像是石头一样毫无表情地板着,几乎是半拖半拽地将他带离牢房。

朔间零从疼痛的折磨中缓过神来,几天没有进食进水的虚弱让他的声音沙哑,他无力地笑道:“要亲自处决吗?吾辈真是好大的面子。”

没有人回答他。坚硬的沉默让这段走向甲板的路途分外难熬,只有粗糙的木板在朔间零虚弱的身躯碾压拖拽时发出拖长的呐喊,奄奄一息地诉说着无人理睬的抗议。

天祥院英智早就在甲板上等候多时,今天的他看起来状态不错,穿着体面考究的白色高级军官的制服,脸上一如既往地挂着淡淡的笑容。海面风平浪静,有和煦的阳光穿破云层洒在整片海域,金色而强烈的光芒让天祥院英智看起来像是审判正义的天使长,散发着神圣而威严的气息。

与之相反,朔间零看起来却有些狼狈。在阴暗的牢狱增添的伤口还在向外微微渗血,混合着冰冷的水滴滴答答地向下淌。为了让他保持清醒,海军兜头浇了他几桶水,黑色的船长制服潮湿粘腻地贴在身上。

朔间零被强迫摁在甲板上,承受着阳光的烧灼。天祥院英智笑了,声音轻柔地说到:“朔间船长,你总是躲在黑暗之中,偶尔沐浴一下阳光是不是感觉不错?”

朔间零半眯着眼睛,勉强哼笑道:“彼之蜜糖,吾之砒霜。吾辈是黑暗中的生物,恕无法奉陪。伯爵大人还是自己慢慢享受吧。”

“哦……?”天祥院英智若有所思地笑道,“这可不行,船长要学会享受啊。也许多试几次就会喜欢?”

话音刚落,就有人上前拉起朔间零,用粗糙的绳子勒住他的脖颈,粗暴地把他绑到甲板上精心准备好的高大木桩,绳子紧紧地深嵌入皮肤。

“呜……!”发出几乎要窒息的压抑痛呼,强烈的阳光照射在皮肤上产生烧灼的痛感,虚弱的身体无法承受这样的折磨,眩晕在一瞬间占领了全部的感官。

朔间零全身猛地绷紧,然而几秒钟之后便无力地瘫软下去,陷入了无意识的状态。

天祥院英智始终微笑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精致的瓷杯中红茶袅袅地冒着热气。他端起来轻轻地抿了一口,叹着气说到:“差不多了。”

哨兵从瞭望台上跑下来向他报告:“伯爵大人,西南方1.5英里观测到有船只向这边移动。”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他把杯子放下,瓷碟和瓷杯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天祥院英智站起来,从容不迫地从腰间抽出长剑,朗声说道:“海盗船长朔间零,今天就在你的手下面前,于此将你公开处刑。”

他扬起手中的佩剑,阳光汇聚于剑尖,仿佛燃烧着刺目的火焰。

“哼,想要杀了吸血鬼混蛋,还是先过了本大爷这关再说吧!”

狂妄的声音凭空响起,造型奇特的弯刀和修长佩剑狠狠地架在一起,金属的嗡鸣声在咸腥空气中回响。

tbc


评论(7)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