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厶亻可

北极圈常驻居民,喜欢bb。很懒,半吊子,敲门1030848296,可以来找我玩啊,聊天打游戏产出都好,随机掉落脑洞

【晃零】梭巡而迟(一)

一口气发文真的好爽啊……有种自己是壕的错觉。


这次是很早以前晃零刚建群的作业,主题是夏日祭,糅合了各位好太太们的脑洞比如武士狗狗和居酒屋老板零零


但是后来我就把它忘了……昨天kikit催我才想起来。

总是飙车,偶尔也吃点清淡的吧w


照例,如果你喜欢,请给我评论,谢谢w


阳光大片大片地洒在地上,蒸腾起炙热的空气,无孔不入地在身上流动。仿佛要窒息似的,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用手扬起微小的气流。茂密的古树撑起了一片浓黑的荫蔽,仍然有阳光试图从叶片的缝隙钻进来,像细碎的金粉一样撒在发间,是燃烧的、炽热的装饰。

今天的天气,热过头了。

“呼啊……真的是好热啊。”懒散地说着,朔间零眯起暗红色的眼睛抬头望向头顶,强烈的光线在树叶间跳动,晃得他忍不住抬手遮住眼睛。“吾辈都要晒化了……”

一阵强烈的风猛地刮过来,木屐踩在地上吱吱作响。

“那么就不要吵着闹着要出来啊?烦死了!”大神晃牙嚷嚷着,满脸不情愿地抱着一大堆东西,头还偏向一侧用肩膀夹住一把伞向这边走来。朴素的油纸伞上画着清淡素雅的梅花,大神晃牙单手把伞撑开,身子向朔间零倾斜,在两人的头顶遮出一片清凉。

“这下可以去逛了吧?别再找那么多借口,真烦人!”英气的剑眉不耐烦地皱起来,他假装看向其他方向,从抱住的东西中递给朔间零一个纸盒。

章鱼丸的香气不断从纸盒里面向外飘散,在夏日的阳炎里让人饥肠辘辘。

“呵呵呵……吾辈可搬不动那么多东西,只好拜托小狗了~"朔间零心情很好地接过纸盒,薄薄的木鱼花沾上了些许酱汁,大片的铺在章鱼丸上,热腾腾的冒着汽。削得尖尖的竹签整整齐齐地摆在纸盒上,他拿起一根,戳进丸子里将其中一颗挑起来:“小狗乖,张嘴。啊~”

大神晃牙别扭地看了他一眼,犹犹豫豫地张嘴,四颗尖尖的犬牙露出来咬住软乎乎的章鱼丸。“先说好本大爷可不会被这颗丸子收买!本大爷吃是应……唔啊!好烫!”他被烫得蹦起来,不停地伸手在嘴前扇动着,像什么大型犬科动物一样呼哧呼哧地喘气。

他费劲地咽下丸子,愤怒的低吼在喉间爆发:“朔间混蛋!!!”

木屐在地上跺出愤恨的声响,男孩撩起宽大的袖子恶狠狠地扑过去,灼热的阳光照射下是浓厚的黑色影子在跑动。一阵风仿佛追闹似的拂过,吹起细碎的头发,也吹起他们宽大的外衫。没有人去管那把画着淡色梅花的油纸伞了,那把伞轻盈地落在地上,被风吹的一骨碌地转了几圈。然后是各种纸袋撒落一地的零散,大神晃牙把朔间零扑倒在地,明晃晃的阳光照得人睁不开眼,恍惚中闻到夏天的热烈味道。浓绿的树叶相互推搡着发出沙沙的响声,有风吹落不知名的淡色花瓣,轻飘飘地撒落在他们身上,和深色布料上的花纹缠绵地交织在一起。

时间仿佛一下子停止了。

“呃……!”平常威风凛凛的年轻武士一下子变得手无足措。他从来没有离哪个人的距离这么近过,近到他脸上的暧昧笑容都那么清晰,近到可以闻到他身上传来的幽幽清香。他赶紧手忙脚乱地从零身上爬起来,尴尬地捡起地上的东西。

轻笑声从他身后传来,让大神晃牙从脸一直红到耳根。“笑、笑什么笑!”他凶巴巴地低吼,“下次再这样我跟你没完!”

“下次的事情下次再说吧……”大神晃牙把东西都捡起来抱在怀里转过身去,就看见朔间零还坐在地上,朝他伸出手,“现在最要紧的,是把我拉起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太阳逐渐西沉,把天边的云烧得通红,血一样红的照在朔间零的身上,凭空给他增加了一件艳丽的衣裳,给脸上增添一抹血色的水光。像是花魁涂在嘴唇上的红艳色彩,但是此刻任何绝世女子都比不上朔间零,她们的光辉在这种雌雄莫辩的美丽前黯然失色。

他鬼神使差地握住了朔间零的手,那双白皙却骨节分明的手就在他的掌心。年轻的武士紧紧地抓住它,一种拥有的满足在内心膨胀,甚至希望能够就保持这样的动作不要再放开。

TBC


评论(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