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sense

北极圈常驻居民,喜欢叨叨。啥都吃,很懒,半吊子,敲门1030848296,可以来找我玩啊,聊天打游戏产出都好,会随机掉落脑洞和更新w

【晃零】段子合集①

有些脑洞一时鸡血摸了个段子不想补完,最近的就都丢在这里。

少儿不宜有,注意身后。


①发圌情期的龙零


粘圌滑的液体从尾根不断地分泌,沾湿了一大片布料,也在白圌皙的肌肤上流动出亮晶晶的水光,穴圌口饥渴地开合着,每一次吞吐都带起“咕啾”的情圌色水声。

发圌情期的燥热炽烈地烧遍全身,从干裂因而继续滋润的嘴唇到隐秘的最深处,难以言喻的麻痒诉说着饥渴的悸动。

龙类的发圌情期来的猛烈又持久,几乎是在短短的几分钟就已经处于无法思考的状态,脑子里滞塞不堪,唯一能够流动的是粘圌稠的情圌欲。

偏偏他忠实的守护者并不在此处。偌大的空间内只有朔间零一个人,在柔软的床单上辗转翻滚,承受着欲圌望的侵袭。他本能地把手伸下去抚圌慰自己,分开自己的穴圌口,手指没入时发出湿圌滑的淫圌靡声响。

“唔啊……”他发出一声美妙的叹息,被填满的饱圌胀感从尾椎一直窜到后脑,激起发麻的颤栗。修长的手指没入到指根,旋转着摩擦着内里红嫩的软圌肉,软圌肉痉圌挛着吮圌吸住手指,每一次开合、抽圌动都勾出粘腻的液体。但是这还远不够满足他烧灼正旺的渴求,手指对于习惯了更好的东西的后圌穴来说太短也太细了,不管怎样都仿佛无法止住最深处的骚圌动,他忍不住呜咽着起身寻找替代品,大量分泌的液体顺着白圌皙的腿圌根流下来。


②哲学的防晒霜


“嗯……说起假期,好想躺在棺材里睡觉啊……”

灿烂的过分了,今天的阳光。

细腻的白沙从脚趾间渗出,温暖的热度灼烧着不曾遭受过这种对待的白圌嫩皮肤,微小颗粒摩擦在敏感的脚心,朔间零忍不住悄悄地蜷起脚趾来对抗这种新奇而酥圌麻的折磨。

“吸血鬼混圌蛋,这种时候才说太晚了……!”大神晃牙从小卖部抱回来一个西瓜,刚从冰箱里拿出来,还挂着冰凉的水珠。

朔间零放弃般地向后仰头,白圌皙而骨节分明的手随意地撩起垂挂在眼前的刘海。又一瓶矿泉水兜头浇下,他长叹一口气,晶莹的小水珠顺着裸圌露的身体曲线流淌下来。

“呼啊……要不是小狗硬拉吾辈出来……”

仿佛是撒娇一样的抱怨,又像是期待般的暗示着什么。

“切,就算是假期,偶尔也要出来活动一下吧!总不能天天呆在家里睡觉和……se……sеxy……”语调从刚开始的激烈反驳到后来逐渐减小,大神晃牙面红耳赤地移开了视线。他的视线无意识地顺着那颗水珠向下移动,滚过绯红的乳圌尖,柔韧的腰圌际,继续向下没入被泳裤遮蔽的更低处。

那让他难以避免地想起那些疯狂的夜晚,他把朔间零抵在浴圌室的墙砖上,水珠也是这样顺着他的身体往下圌流,软糯湿圌润的喘息回荡在耳边。

他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

“小狗要不要帮我涂防晒霜?”朔间零略带沙哑的声音恰到好处地响起。


③猫化的零零


当时给 @KiKi@清光廢 好k太摸的生贺段子,现在放出来w

“呜……?”清晨醒来的时候有点异样的感觉,好像有哪里痒痒的。呼吸的热气喷洒在后颈,朔间零试着动了动,发现自己被大神晃牙从身后紧紧地抱住,鼻子不停地在后颈嗅来嗅去。

“唔喵……小狗大清早的在干什么喵……?”慵懒绵圌软的声音从喉咙深处呼噜出来,原本睡眼惺忪的朔间零被自己脱口的口癖吓了一跳。

“呜喵……?吾辈这是……”

大神晃牙终于从朔间零的背后抬起头来,满脸通红,还有点气急败坏:“吸血鬼混圌蛋,你又搞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他本能地亢奋起来,忍不住张开犬齿咬住朔间零头顶毛茸茸的耳朵,黑色的绒毛顺滑贴伏地趴在微微颤动的猫耳上。

“啊呜……!”濡圌湿的触感顺着丰富的神经末梢传导,酥圌麻从那一点冲向全身,随着大神晃牙舌头一下一下的含舔,仿佛整个后腰也被这样逗弄着,爽的头皮发麻。

朔间零呜咽着软下圌身子来。刚起床迷迷糊糊的大脑现在更是无法思考,搞不清状况便沉溺在欢愉的刺圌激中。

早上敏感的身体迅速起了反应,大神晃牙带着茧的手摸索着伸进了宽松的睡衣里,爱圌抚还未刺圌激便红肿挺立的乳圌头。

“哈啊……等等……”朔间零蜷在大神晃牙的怀里颤抖,“呜喵……这是,怎么回事……”

无暇回答朔间零的疑问,骨节分明的手在腰间游移,握住敏感而兴奋的前端,情动的湿圌滑液体沾湿了一大片。

另一只手则伸下去抵住尾根下仍然红肿湿圌润的后圌穴,狎昵地逗弄着撑开内圌壁。 

“啊啊……!晃牙呜……”

不知道什么时候缠上手腕的黑色圌猫尾瞬间绞紧了,仅仅是这样的刺圌激就让朔间零视野泛白地射了出来,咬住手指的地方剧烈地痉圌挛着,情动的荷尔蒙飘散在空气中。

“吸血鬼混圌蛋,别这么快啊!”大神晃牙咬着他的后颈含糊不清道,“本大圌爷还没进来呢……”

朔间零急促地喘着气,伸手去摸自己的头顶。“呜……吾辈这是怎么了喵?”柔软的耳朵从黑发中凸现出来,他试着捏住薄薄的耳廓,是温热的,皮下的血管还在跳动。

大神晃牙几乎是不正常的亢奋,他不停地去嗅舔朔间零的颈窝,粗糙的舌头一遍又一遍地刺圌激着敏感的皮肤。硬圌挺的灼热顶在朔间零酸圌软的后腰,在他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蛮横地顶开穴圌口。

“哈啊……!”潮圌湿的软圌肉直接被狠狠碾过那个隐秘的地方,生理性泪水溢出眼眶,打湿了白色的枕巾。朔间零的脚趾爽的蜷缩起来,绵圌软的惊叫脱口而出。


TBC

暂时先这样吧。

评论(7)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