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厶亻可

北极圈常驻居民,喜欢bb。很懒,半吊子,敲门1030848296,可以来找我玩啊,聊天打游戏产出都好,随机掉落脑洞

【于郑】橙色台风预警

这是给好焰舟 @白日独行 的迟到生贺之一,焰舟生快!

一篇甜甜的现代AU【并不】,我尽力了

自带老夫老妻光环


墙上湿漉漉的。闷热潮湿的水汽在瓷砖墙上放热凝结成细小的水珠,不堪重力的拉扯缓慢地向下滴落。四月的广州彻底进入了雨季,阴云被风刮散以后又固执地聚集回来,沉甸甸地以极低的高度掠过每个人的头顶。

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无法逃脱,不管是衣服,被子,或是窗帘,都毫无例外的潮湿,无处不在的湿气浸润每一个角落。最夸张的是,将挂在卫生间的毛巾使劲一拧竟然能拧出一股细流,滴滴答答地在浴室地板上流淌。

于锋看着这一切咬牙切齿,他每天要用干拖把拖地三次,每次拖完地干拖把都湿的滴水,滴下来的水可以攒一大桶冲厕所。最让他不能忍受的是洗好的衣服三天都没干,严重破坏了他规律的生活计划。他走到阳台想透透气,一打开玻璃门,湿热沉闷的空气就扑面而来。

外边比家里更糟。

他低声骂了一句,当机立断带上钥匙钱包打算出门。出乎他的意料,他一拉开厚重的木门——当然现在变成潮湿而厚重的长着几朵蘑菇的木门——就看见自己交好的同事站在门口。

郑轩穿着简简单单的白衬衫,有点湿润的布料黏在身上,脚边放着一个鼓鼓的藏青色旅行包,有点不好意思地跟他打了一声招呼。

“我家被水淹了。”

其实没有他说的那么夸张,虽然满大街的汽车都变成了船在积水中荡漾,但是雨水也没有蔓延到民居。只不过郑轩总算尝到了偷懒买低层房的苦头:水汽聚集到地面,飘飘荡荡地排队进入他的家里——他只是前天晚上偷懒没关窗,第二天起床家里简直像被台风光顾过一样。他紧急抢救出一些重要的文件和专业书籍,把家里的大电器的电源关闭,再聊胜于无地把门窗关好,然后就陷入了不知道该去哪的苦恼。如果他不想年纪轻轻得风湿,他最好还是离开这个乱糟糟的家。

“所以你就来找我了?”于锋问道。

“对啊,不欢迎我吗?”郑轩虽然在笑,但是还是带了点拘谨和腼腆的味道。他有点紧张,即使和于锋的关系不错,即使他偶有一次到于锋家拜访过,但是这样不打一声招呼就跑到别人家,仍然有些过于冒失了。

于锋噗嗤一声笑出来,侧身让开位置:“欢迎欢迎,当然欢迎。你不嫌弃就好了。”

郑轩松了一口气,在门口开始弯下腰摸索着脱鞋:“怎么可能……你这儿可比我那好多了。”

于锋趁着郑轩在换鞋的时候帮他把包提进来,意外地沉。放好东西以后他一回头看见郑轩眼巴巴地望着自己,有点茫然无措,等待着他的发落。

他犹豫了一下,问道:“其实我刚好要出去买点东西,你要和我一起吗?”

 

 

两个大男人,周末,出来逛街。

天河城里人来人往,他们的周围围绕着见鬼的现充,还有,数不清的女孩子。

这画面有点尴尬,又意外的自然。郑轩假装自己不那么在乎,悄悄地打量旁边的人:于锋看起来也有点尴尬,不过他没说什么,专注地看着自己列出来的购物清单。

“专注自我的处女座,不会在意别人的看法。”路边星座杀马特店铺里的大喇叭不合时宜地放着表意不明的解说,闪烁着诡异粉色和基佬紫的,吸引小女生的,星座周边店。

FUCK。

他们搭地铁转三号线坐到体育西路站,自然而然地摸出套着同款卡套的羊城通,在汹涌的人流中艰难地紧紧靠在一起。靠的很近的时候郑轩注意到于锋身上传来的淡淡香皂味,不是加了香精的沐浴露,给人干净简洁的印象。

广州一旦不下雨就会很热,刚出了一会太阳温度就开始升高,走到商场的时候郑轩都快晒化了,于锋只好把他拉到星巴克稍作休息。

郑轩紧紧地抱着他的加冰柠茶,满足地让杯壁上凝结的冰凉水珠沾湿自己的双手。冷气吹在脸上,他心不在焉地看着窗外匆匆的行人,脑内跑偏到十万八千里。

“抽湿器,烘干机,风油精用完了……再买点吃的……你有什么想吃的吗?”郑轩的注意力被于锋的声音拉回来。他无所谓地耸肩,于锋做菜的手艺很好,反正他是打定主意蹭于锋的饭吃,而于锋做什么他都觉得很美味。

“随便吧,按照你的口味来就可以了。”因为我还是比较喜欢吃零食啊。他悄悄地在心里补充一句。

于锋知道这个家伙在打什么主意,不由得皱眉:“少吃点乱七八糟的零食,添加剂放的太多了。”

“是是,你听起来真像我老妈……”郑轩干脆懒洋洋地趴在光滑的桌子上,从手臂的缝隙里偷瞄于锋皱起眉头又满脸无奈的表情。

于锋这个家伙死板又一丝不苟,就算是出来买东西也要穿衬衫,白色衬衫扣到最上面那颗扣子,有时候还婆婆妈妈,但是郑轩并不反感这样的感觉。

“中规中矩又刻板的处女座,其实给人非常大的安全感,让人安心地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阴魂不散的大喇叭隔着两条街钻进了他的耳朵里。

郑轩翻了个白眼。

 

雨从回家的路上就又开始没完没了的下,大片的乌云堆积使天空看起来无比灰暗。他们在堵车高峰期被塞在路上,前面和后面都是望不到头的长龙——气氛很安静,偶尔有一两台汽车不耐烦地叭了两声,然后又是淅淅沥沥的雨声。暴雨加台风,于锋的手机“叮”地响起提示音,气象台橙色台风预警,降雨量大的不正常。可能是排水系统过载,积水逐渐漫上来,从车里往外面看简直像开船,天上地上都是水。

底盘低的车被水泡的熄火,“哼哼哧哧”地抗议了几声,彻底不动了。给本来就塞的新光大道再加了一把塞,也给每个司机的心里又烧了一把火。喇叭像抱怨般接二连三地响起来,雨刮疯了一样左右摇摆,雨水还是湿漉漉地往下流,红色的尾灯都变得朦朦胧胧。

“这下好了,橙色台风预警,都不用去上班了。”郑轩摆弄了两下邮件,没兴趣地把发着光的手机扔到了后座。

“你就最开心了,待在家里睡懒觉。”于锋把手随意地搭在方向盘上,笑了一声。

座椅被向后调下,郑轩把头枕在自己的胳膊上惬意地眯着眼睛:“是啊,我要把星际穿越一口气看完,然后再睡到明天12点。”

窗外暖黄的路灯照在他黑色的发丝上,给他镀了一层高光,像是一只慵懒的猫咪。

“你也喜欢科幻片?”于锋忍不住看了他一眼,“我还以为你喜欢动漫。”

“动漫当然也好啦,两个都喜欢嘛。”郑轩嘟囔,“入了这一行的都有一颗理科宅的心。”

“说的也是。”于锋赞同,然后他不经意地问道,“你当时为什么报这个专业?”

“其实我也不知道要选什么,但是我物理最好,老师和父母都推荐我报物理,就选了物理咯。你呢?”

“纯粹是喜欢。”

“唔……”

郑轩忽然伸出右手,做了一个食指中指,无名指和小指并在一起的手势。于锋看了他一眼,微笑着默契地伸出左手做出同样的手势,然后和郑轩的手贴在了一起。

他的手比郑轩的大一点,而郑轩比他白一些,手掌贴合的时候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萌芽。

然后他们都沉默下来,耐心地跟着长长的车龙一点点地往前挪,静静地听着瓢泼的雨声打在车顶的声音。

 

于锋车上没有带伞,他从车后尾箱翻出一件宽大的外套,罩在两人头上往家里狂奔。

到家的时候两人还是浑身都湿透了,头发被雨水黏在脸上,水还在滴滴答答地往下淌。于锋站在门口掏钥匙,门口就积了一滩的水。

“你先去洗澡吧。”于锋扔给郑轩一条毛巾,“湿衣服穿在身上对身体不好。”

“那你呢?”郑轩拿着毛巾犹豫不决。

于锋把湿透的衬衫脱下来扔进洗衣篮,“我没事,你快点洗就好了。”

他的身材一看就是有坚持锻炼,居然还有腹肌。郑轩踏进浴室时有点嫉妒地捏了一下自己的肚子。

短头发的好处就是洗头加洗澡也只用三分钟。郑轩动作很快,不过他出来发现于锋已经把买回来的东西都打理的井井有条。他开门的时候身后争先恐后地涌出一大团水汽,但是还没有嚣张多久就被于锋新买的抽湿器吸进去了。

海尔出品,质量保证。

于锋进去洗澡的时候瞄了一眼郑轩,发现他已经拿出了自己的手提电脑窝在沙发里,毛巾搭在肩膀上,头发还在滴水。他无奈地关上门。

于锋老家是潮汕的,所以他做的菜都很清淡,竹笋炒五花肉,荷兰豆炒鱿鱼,还煮了一锅鱼汤,刚好够两个大老爷们的分量,还开了两瓶啤酒。郑轩倒是很喜欢他的手艺,吃的津津有味。

雨还没停,只不过不像下午时那么狂暴,淅淅沥沥地充当着背景音。抽湿器嗡嗡地工作着,让整个室内都变得干燥又舒适。于锋家的灯色调偏暖,灯光透过落地窗照亮了一小块广州的黑夜。屋子里从一个人变成两个人,在啤酒的麦芽香里,还有点温馨惬意的味道。

家的味道。

吃完以后郑轩自告奋勇地去洗碗,但是作为一个有点懒的单身汉他几乎很少自己做饭吃,差点摔了两个碗以后被于锋赶走了。

他只好托着他的手提电脑坐在落地窗前的地毯上看《星际穿越》,窗帘半掩着,伴着外面沙沙的雨声。

于锋收拾完也走过来在沙发上坐下,把电脑放在茶几上处理工作。平常繁杂的计算此刻居然变得顺畅起来,他打字打得飞快,也罕见的心不在焉。

他看着郑轩,他穿着一件柔软宽松的白T恤,半干的黑发懒洋洋地搭在额前,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屏幕。客厅里安静地只听见两人的呼吸声,敲打键盘的声音,还有电脑里传出来的电影对白。

主人公乘着永恒号向着无可回头的未来驶去,太阳在它后方西沉,逐渐被阴影吞没。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不要温顺地踏入良夜)……”

“郑轩,”于锋终于下定了决心,“台风过后,就搬过来吧。”

END




评论(4)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