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sense

北极圈常驻居民,喜欢叨叨。啥都吃,很懒,半吊子,敲门1030848296,可以来找我玩啊,聊天打游戏产出都好,会随机掉落脑洞和更新w

【奈因】全民皆腐

【奈因】全民皆腐

“根据爱因斯坦的理论,速度越大则质量越大,因此从理论上来说物体的速度不可能达到光速,因为随着物体的不断加速,增大的质量又会阻止其继续增加……”界冢伊奈帆站在讲台上拿着粉笔开始推演公式,抬高的手牵动了他的衣角,露出西装外套下扎进裤子的白衬衫。他今天仍然一如既往地穿着正装打着领带,十分符合一个死板又面瘫的理科男形象。

一个特别帅的面瘫理科男。

在诸多格子衫死宅气息爆棚的理科生中鹤立鸡群的界冢教授,让广大女学生即使是如同听天书一样听的昏昏欲睡也依旧要坚持听下去,为了不让自己睡着拼命地盯着物理老师的帅脸来欺骗自己的大脑借此让自己兴奋起来。不得不说,他成功地拉高了物理专业的出勤率。

由此看来,这样一个年轻的物理老师为什么节节课选修人数爆满似乎也不算什么难以解答的问题,即使因为涉及到各种量子物理学以及大量的引力概念杂糅在一起的杂学物理晦涩难懂跳跃性极大,导致年年死在这门课上导致学分需要重修的惨烈情况十分严重,也不能阻挡诸多学生毅然决然选择界冢伊奈帆教授的“物理学入门”。韵子曾经抱着空白一片的物理书对妮娜感叹:“界冢老师是我上这该死的物理课的唯一理由,没有之一。”

而妮娜头也不抬地打着草稿,嗯了一声作为回答。从手中稿纸的厚度来看,她的速写本又快用完了。

同样惨烈的还有斯雷因•特洛耶特教授的基因生物学。依然是挂科一大片,伏尸百万的血腥战场,每天的校园bbs论坛上都会有人痛苦地嚎叫惨烈地牺牲,板块里悬挂着各种生物实验楼里学生以千奇百怪的姿势撞墙的照片,还有人拿着从图书馆借回来的生物基因学相关资料直播砸核桃。然而以同等比例强势霸占版头热门的还有一堆斯雷因教授生物课的repo,各种斯雷因•特洛耶特的真爱楼还有日更三百张1080P照片的斯雷因舔屏楼。

当然都挤破了头想来听课的学生中除了纯颜狗外全都是cp党。女生最先沦陷,然后是那些有女朋友的现充,再然后是为了讨好妹子成为现充的单身狗,最后是好奇学生在干嘛的老师。

很快,全校都沦陷了。

他们忽然就成为了战友,aldnoah学院成为了一个巨大的热门圈子,学生会甚至丧心病狂地考虑校园活动祭出品官方手办,最终因为差点惊动了两位当事人而作罢。

虽然这两门科目极其丧心病狂,但是根据挣扎着活下来的人从最前线发回来的数据分析,发的糖也甜得令人发指,让这些好不容易从地狱模式中存活下来的学生从另外一种意义上被齁死。

有一句话在学院里流传被奉至经典:基因生物和物理入门,痛苦与快乐呈正相关。


2023年12月18日下午5:29分04秒,aldnoah学院的自由活动时间中一个时刻,当学生还在吃晚饭或是赶论文赶得死去活来或者沉浸在恋爱的酸臭味中的时候,一个消息迅速地被传送到每一个学生的终端,全体学生和老师的短信声同一刻响起。

“世界和平太太更新了!”

仿佛惊天一声炸响,学生们在此刻不约而同地掏出怀中的手机,或者是打开手提电脑,或者是什么别的电子设备点击http://www.aldnoah.bbs登陆网站,再在网址后熟练地输入/?inasure的后缀,打开此刻最热门的,被顶上首页的贴子。此刻访问量已经达到了惊人的数字,如果不是界冢伊奈帆教授亲自编写设计的强大计算机系统程序启动应急预案维持网络稳定,恐怕校园网会在几秒内便迅速崩溃。

好在这时已经下课,不然正在板书的教授们回头也许会惊奇地发现所有的学生都低头专心致志地盯着手机,脸上挂着狂热的笑容。

Aldnoah学院bbs论坛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正如这个学院也不算什么正常学院,汇聚了天才,暴力狂,面瘫,心理创伤患者,基佬,百合,死宅之类的各类奇葩。

上面介绍到的只是bbs这个庞大系统的冰山一角,就像是一个蛋白质分子中的一个氨基酸,或者是超新星爆发时其中的1粒中微子一样微小。在这个论坛的学术,生活,打卡三大版块之后还隐藏着一个里区——八卦版块。

而占领了这个八卦版块的内容,无一例外,在贴子的标题前面都整整齐齐地标着【奈因】。

每天这个版块的人气都异常火爆,MMD,MAD,文,图,游戏等产出活跃在版块的各个角落。它有着完善的管理制度,和谐的氛围,稳定的产出还有活跃的人流量。由“世界和平”这个ID作为版主带领着一干辛勤爆肝的作者挥洒汗水,牵动着全校的心。Aldnoah学院的学生每天的日常之一就是上里区刷刷,看看哪个作者又更新了或者哪里又冉冉升起一颗新星。

而也因为这个版块,aldnoah学院的复印产业链出现了空前的盛况,一个成熟的本子生产流水线沉默地运作,使少男少女甚至少量老师心甘情愿送出钱包。造福千万,拉动经济发展,带动GDP指数的提升,使社会趋于稳定,幸福指数直线上升,为单身狗们牵线搭桥,使学校的仓库有了用武之地,推动学生学习的积极性,作为源头的界冢伊奈帆和斯雷因•特洛耶特教授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



界冢伊奈帆教授和斯雷因•特洛耶特教授在十多岁的时候上过战场,那时候全球国家被迫联合起来成立了一个同盟,共同对抗一个强大的恐怖组织。他们驾驶着机甲在前线立下了赫赫军功,却在战争结束后因为心理创伤退役,进入aldnoah学院任职教授,兼当每周一次军事训练的训练官。

用特聘画手妮娜的话来说,他们两个之间的故事真是不得不被拿出来一遍又一遍地提起,因为那实在是太精彩而传奇了,中间又交织着引人遐想的暧昧八卦,简直集齐了所有的看点。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地大放闪光弹还声称讨厌对方的人,简直就是明撕暗秀的典型案例。”技师卡姆如此评价。

谁说不是呢?

看看他们现在在干什么吧。在学生狂奔向食堂的狼狈时刻,两位教授却慢条斯理地拿出了同款的便当盒,里面的菜式也相当诱人——被切成均匀长条的玉子,煎的金黄的鸡蛋铺在颗粒分明的白米上,辅以Q弹的章鱼肠仔,以及,摆放在角落的绿油油的西兰花……

等等,西兰花?

“界冢伊奈帆,告诉你多少次,我不吃西兰花!”特洛耶特教授恼火地冲界冢教授说着,猫一样的眼角微微往上翘,“前天就算了,昨天当你记不住,今天怎么还有!”

“驳回,西兰花营养丰富,富含蛋白质,糖,脂肪,维生素和胡萝卜素,为了保证营养平衡,你必须得吃。”界冢教授板着脸,想了想又嘲讽道,“你是个生物教授。”

“我也有选择不吃的权利!”

“哦……”界冢伊奈帆淡定地说,“那你自己做饭吧。”

斯雷因气的跳脚,他凑近伊奈帆,盯着酒红色的眸子一字一句地强调:“我,不,吃,西……唔!”

话还没说完,伊奈帆就夹起食盒里的西兰花塞进了斯雷因的嘴里。

“混蛋伊奈帆!!!!!!”


刚刚说到八卦板块的版主世界和平太太更新,那就不得不说一下这位勤劳又高质量的写手。总产高达100万字以上,既是奈因产出的中坚力量,也是最开始发起奈因cp的创始人。文风以清新治愈为主,后期开始涉足正剧风格,是一位稳定长跑型选手。同时她的文章也十分写实,贴近真人性格,尤其是她的日常,简直像是24小时跟在两位教授身边观察他们一样。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从来不写肉,理由是不擅长。

据知情人士透露是太纯情了不知道怎样H。

【他们在世界的尽头狂奔。整个世界似乎只剩下他们两个了,但是他们不管不顾 ,踩着夕阳的影子在光暗的交接处继续着漫无目的的逃亡。伊奈帆紧紧地握住斯雷因的手,那样的不可分离,就如同他们的精神结合一样紧密。

谁说握住武器就不能拥抱对方?在这场诡谲的阴谋中只有枪与对方可以依赖,每一根神经都交融在一起,相生相克,共生共死。斯雷因终于明白,他和伊奈帆看似处处针锋相对,其实是找到同类所产生的珍惜与激情,害怕自己在狂流中沉沦的咆哮。他们互相理解,无需言语,因此他们无条件地相信对方,无所顾忌地挥霍力量。冰冷的银色金属和手心的温度,只需要这两样,他们就可以去往光明之地。

无所畏惧,无人打扰,只属于他们的光明之地。

END】

因为是最终章所以这一更干货十足,进度条终于被拉到了底部,文章末尾小小的三个字母下是大量的感叹号和长评。

“额啊啊啊啊啊终于完结了世界和平太太要出本儿了!”

“月底又要吃土了!”

“痛并快乐着!”

“我要去上生物课别拦我!”

“物理课组团吗!”

“+10086!”

“不是BE!甜的,甜的!”

“齁死了!私奔!私奔!”

“世界和平太太我的女神啊!我要向你告白!”

不过,这同样意味着世界和平的专属画手又要陷入修罗期了。

妮娜倒在学生会的办公室桌子上堆积着如山的文件里,心如死灰,生无可恋。如果仔细地观察就会发现在这些学生会正经的文件中夹杂着精致的画稿,其中甚至有些是少儿不宜的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部分。而且主角全部都是同样的两个人。

“让我死吧让我死吧让我死吧稿子赶不完了……”金色头发凌乱地耷在脸上,严重睡眠不足的妮娜挂着大大的黑眼圈看着日历本,满脸颓废。

日历本上的某一个日期被画上一个夸张的红圈,再狠狠地打了一个叉,力度之重甚至透到下一张纸上留下印迹。

莱艾打着字漫不经心地鼓励她:“加油妮娜,我相信如果不是你忙着肝游戏,你一定早就画完了。然后你就可以开始和和平太太聊聊《光明之地》的插图构思。”

“哦……如果你这是在替我加油我还真是谢谢你啊……”

“放轻松,如果你今天下午肝完韵子的本子插图和我的无料,我就把世界和平太太的《maybe》借你看。”

妮娜的眼睛亮了,她急切地问道:“一言为定?”

“我骗过你?”

“这可是你说的!我的天,你到底是怎么弄到的?我记得《maybe》可是只刷过300本就再也没有了!”妮娜像被打了鸡血一样坐起来,露出了兴奋而又不敢置信的神情。

“这你就不用管了,快去赶稿,保证《maybe》完好无损地到你的手上。”


下午的军事训练是如此的枯燥乏味。妮娜在单调重复的脚步声中想着,我多么希望拿这段被浪费的时间来赶稿子……

天气闷热,即使日将西沉,也无法带来丝毫的凉意。

她忍不住往休息处看去,在众多的杂物中丝毫不显眼地、静静地躺着一本速写本。

为什么她在无法画画的时候那么想画画,而拿到本子的时候却丝毫没有下笔的动力?

去吧,我的幻肢,把我构思了一个下午的图画出来!

当然,这也只是她的幻想,速写本第175页仍然是一片空白。

但是妮娜仍然不死心,她着魔似地盯着那个本子,在想象一笔一划地勾勒出暧昧的轮廓……

“三排第六出列!”暂时代替特洛耶特教授的教官一声大吼把妮娜从神游中惊醒,“你在看什么!”

妮娜有些惊慌地向前两步:“不……呃……教官,我……”

教官并没有继续听她说下去。他打断了她支支吾吾的辩解,大步走到她心心念念的本子前拿起它:“你一直心不在焉地看着它,让我看看到底是什么那么令你魂不守舍?你们这些学生,不要以为特洛耶特上校做你们的教官就那么肆无忌惮了!”

远处斯雷因•特洛耶特似乎察觉到了这里的动静,连着其他队列也好奇地转过头来。

“不!请不要那么做……呃,我是说,抱歉,长官!”妮娜紧张地大喊,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那个本子里面除了一些上课时偷偷摸摸的速写以外,还有她为韵子的肉本画的插图。她不敢想象那些插图被发现了会是什么后果。

斯雷因•特洛耶特开始朝这边走来。

“发生什么事了?”他关心的问道,“我不希望有什么违反纪律的事情发生。”

教官马上站直了身体。“是的,长官。我是说,这个学生刚刚在开小差,很明显这个本子,”他晃了晃左手的速写本,“或者这个,是导致它的直接原因。”他的右手上也拿着一个本子,原本摞在速写本上,看上去像本小说。

“我想应该给他们一点教训,叫他们下次不要再在严肃的军训时把这种东西带过来。”教官最终说到。

斯雷因•特洛耶特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两本纸质的东西,或者说,书。他们看上去似乎朴实无华,没有什么花花绿绿的封面。不过给学生们一个教训也不是件坏事,他最终点头了。

“好吧,”他说,碧蓝色的眸子有一丝微微的好奇,“那就看看里面是什么吧。”

其他学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开始窃窃私语,还时不时有同情的目光向妮娜这边投过来。

“安静——”各队列的长官板着脸维持纪律。

妮娜绷紧了身体。这下完蛋了。

教官首先打开了那个大一点的画本。他首先随机翻开了一页,那是斯雷因•特洛耶特教授的侧脸速写,铂金色的发丝柔顺地搭在额上,在尾端俏皮地卷起。看上去没什么不对的,而且画功相当不错,神韵抓的很稳,刚好是教授带着眼镜聚精会神地看书的认真模样。

斯雷因•特洛耶特微微怔住,然后带着点无奈看了妮娜一眼。

“……你们这些小女生还是给我收起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为好!”教官停顿了一下恼火地教训道,“好好训练就不……”

手指无意识地翻了一页,然后教官尴尬地睁大了眼,声音也越来越小。

特洛耶特上校僵住了,他猛地从教官手中夺去了那个画本,胡乱地往后翻了几页,白皙的脸颊以惊人的速度变的通红,一直红到了耳朵尖。

教官从匆匆一瞥中大致明白了画页的内容,他咳了几声,刻意而大声地。

他恶狠狠地瞪着妮娜说道:“让我们来听听让你连训练都记挂着的到底是什么精彩的故事!”仿佛为了掩饰刚刚上校的失态,他急匆匆地翻开了右手上的书,也没有看内容便大声地念了出来:“伊奈帆将铂金色头发的男孩摁在墙上,强势地堵住他的嘴唇……”

站着队列的学生不顾一切地大笑,有的甚至笑的蹲在了地上。他们都知道那个铂金色头发的人是谁,列队操场上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快活起来,他们互相挤眼睛,心照不宣地微笑着注视那个就站在三方阵的前边,捧着那个可疑画本的,手无足措而又羞恼的漂亮上校。

“他的反应可真可爱!”无数的人这么想。

教官恼怒地合上书。场面彻底失控了,这些原本老老实实的学生变得躁动不安,如今就算各列队的教官怎样努力地维持纪律也无济于事。本来可以镇住学生的斯雷因•特洛耶特上校却陷入了当机状态,他有些崩溃地向上校道歉,希望这可以挽回一些什么:“很抱歉上校!是我的错误!请您责罚我!”

斯雷因•特洛耶特上校陷入了大危机。他一点都不擅长处理这些!他宁可在实验室待上两天,或者坐在破损的塔尔西斯里被一百架橙色量产机包围。他真的不擅长处理这些。

他的脑子里乱糟糟的,即使他尽力理清自己的思绪,却仍然以失败告终。满脸愧疚的教官在向他道歉,被冲击的意识仍然没有清醒……

“怎么回事?”界冢伊奈帆冷淡的声音从队列后传来。

原本喧闹的学生看到界冢伊奈帆以后逐渐安静下来,除了有几个胆大的学生吹了几声口哨之外。界冢伊奈帆径直朝斯雷因这边走,他身边的学生都很自觉地让开一条路。

他在看到满脸通红的斯雷因之后愣了一下,不着声色地瞟了妮娜一眼,旋即从斯雷因手中抽走了那个本子。

这下真的完了。妮娜满心绝望地想。

界冢伊奈帆用了一段很短的时间把本子的每一页都仔细地看了一遍,脸上没什么表情,让妮娜无法揣测他到底在想什么。

看完了之后他低声对教官说了一句话,然后转身面向全体学生,用万年冷淡的声音下命令:“全体学生,解散!”

接着又对妮娜说:“你,带上你的东西,跟我去办公室。”

他率先转身离开,被留下的学生也不敢说什么,安静地离开操场,三三两两地向宿舍或者图书馆走去。

仍然有些学生留在原地没动,不情愿地向这边投来好奇的视线。界冢伊奈帆的脚步顿了顿,他看向那些学生,问道:“还有什么事?还是觉得今天布置的作业太少了?”

听到后面那句话,学生瞬间作鸟兽散。谁也不敢再停留一秒了。

妮娜心虚地跟在后面,头埋得低低的,不停地在心里盘算着一个能让自己蒙混过关的好借口,一个不会死得那么惨的理由。

“等等!”斯雷因在学生散开后才反应过来,连忙赶上界冢伊奈帆,“等我一下。”

好嘛,夫妻双双把人审啊。妮娜更加绝望,开始认真地考虑从界冢伊奈帆办公室一跃而下的可能性。

界冢伊奈帆和斯雷因两个人在前面走着,伊奈帆压低声音和他说了些什么,妮娜从后面看见斯雷因明显放松下来。

即使被抓包却仍然坚持八卦的妮娜注意力瞬间被吸引了,她看见伊奈帆的右手在斯雷因背后抬起来,似乎想拍拍他的肩膀,又犹犹豫豫地放了下去。最后迟疑了一会,还是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垂下。

遗憾的叹息在妮娜心中回响。

伊奈帆率先进入他的私人办公室,把那本小说和速写本丢在办公桌上,不紧不慢地坐下看着妮娜:“说吧,这些是怎么回事?”

妮娜心虚地盯着办公室的角落,那个质量颇沉的书柜,仿佛她忽然对它充满了兴趣:“呃……是这样的……训、训练的时候我盯着我的书发呆……然后……教官他就……嗯……”

她结结巴巴的解释在安静的办公室内回荡,声音越来越小,她愧疚的几乎说不出话来。“……我、我真的感到非常抱歉……”

斯雷因心软了。他开口安慰女孩:“莱科维奇教官的做法欠缺考虑,在学员没有明确动作的情况下不应随意翻看他人的私人物品。”

界冢伊奈帆点点头,补充道:“斯雷因说的没错。这件事情上我需要对莱科维奇给予处分。这你不用担心。不过,”他话锋一转,“能够给我看看这两本……嗯,纸质物品是怎么回事吗?我需要了解一下情况。”

他拿起妮娜的速写本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她,妮娜只好点头示意可以。

斯雷因也顺势翻看起那本小说。

哦……老天……妮娜觉得这个事态实在是不对头。她觉得十分羞耻……而且有一种可怕的错觉浮现在脑海里。

这两个人……似乎对她的本子很感兴趣!

这简直太煎熬了。妮娜从未像这么期望过自己的画工烂到爆炸,这样他们就不会发现自己的速写本上画的是这两个人不可描述。

过了一会,伊奈帆率先把速写本放回桌子上,评价道:“画功不错,神韵抓的很准。”

“……呃,谢谢?”这难道是重点吗?妮娜有点抓狂。

“虽然主观上你没有惹麻烦的意图,不过从客观上来说,你的物品还是对特洛耶特教授造成了困扰。”他旋即补充,“向教授道歉。”

妮娜老老实实地对斯雷因鞠躬:“我感到非常的抱歉,斯雷因教授,对于我给您造成的额外困扰。”

斯雷因也放下那本“世界和平”写的小说,脸上的表情微妙而害羞。西斜的暖色阳光从窗帘缝隙透进来,照在他的脸上,为他增添了几分温暖的颜色。

“我……”

“咳咳。”界冢伊奈帆忽然打断了斯雷因。他对妮娜说了一句没头没尾,让斯雷因摸不着头脑的话:“你难道不知道RPS同人的原则是不能打扰真人吗?”

妮娜大惊。

“好了,你回去吧。我不会处罚你的。不过作为交换,这两本东西我扣下了。”伊奈帆挥挥手让她离开,显然是不打算再说什么了。

妮娜只好往外走去,离开的时候无意间瞟了一眼难得凌乱的办公桌,发现一堆办公文件下压着一沓不引人注目的手稿。标题是一篇最近在论坛火热连载的文,下边赫然写着妮娜想认不出来都难的丑陋签名:橘子。

END







无关紧要的后续:

1.斯雷因那天在办公室翻阅了小说以后当晚冲回公寓,据八卦消息有人听见他喋喋不休了三个小时。就在当晚ID为“世界和平”的作者首次断更并持续了三天。

2.妮娜从办公室凯旋后论坛顿时爆炸,按广大网友要求管理员最终将里版块并入校网主版块,管理更省心。

3.管理员亲自在论坛发起一个意见征求帖,广大网友纷纷出谋划策,在全校的帮助下界冢伊奈帆教授终于追到斯雷因·特洛耶特教授,喜大普奔。

4.两位教授在一个星期后正式确认关系,据小道消息称他们的情趣是互相阅读同人文,而最终都以斯雷因败北告终。

5.【世界和平】被扒出真身,实为特洛耶特教授的妹妹,原本就人气爆满的同人本销量再创新高。斯雷因教授反对无效。

真的完结啦!!!

评论(15)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