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厶亻可

北极圈常驻居民,喜欢bb。很懒,半吊子,敲门1030848296,可以来找我玩啊,聊天打游戏产出都好,随机掉落脑洞

[于郑]解铃人

感谢感谢国家感谢党,感谢我的员工一直给我打白工!爱你

白灵犀:

生贺,赶了一天了总算出来了,略了很多情节,后半部分进度奇快……
 @云何 老板生日快乐!很多想说的!我都懒得说了!我去复习了!


 


早上六点,规律的遵循着生物钟刚睁开眼的于锋思维还有些迟滞。


同一个被窝里,他狭窄的宿舍单人床的另一侧,疑似钻进了不明的神秘物体。隆起的一团在床的一侧显得有些碍眼。


我昨晚睡觉的时候没把衣服放好?


不能吧。于锋皱着眉犹豫着否定了自我怀疑。


他小心翼翼的伸出一只脚,轻轻地碰了碰那玩意。


卧槽!


空荡荡的脑子只混沌了一秒,那冰凉的触感直接从还热乎的脚趾窜上脑门,激得于锋哆嗦着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顺带着掀掉了整个床的被子。


“郑轩?!”


门外做清洁的阿姨听着于锋好大一声咆哮,全然没了往日的淡定,惊得不由得敲了敲门:“于队啊?你出啥事儿了?”


“啊?我没事、没事……”


于锋这回是真懵了。


床上的人大概是觉得没了被子有点太凉快,所以哼哼唧唧的翻了个身,把于锋的床单裹在身上滚了一圈。


于锋拍了拍自己的脸,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他环顾四周、几番打量,再三确定了自己是在百花的宿舍没错。


可是谁来告诉他为什么郑轩这么大一个人会在他的床上?


于锋压力山大的摸了摸胸。


 


于锋难得的放弃了早饭。


他把自己关在宿舍里灌了三大杯蜂蜜水——降血压,通肠胃。


可是看郑轩撇着嘴流口水的样子,大概是没有要醒的意思。


于锋看了眼时间,马上就要训练了,他总不能就把郑轩扔在自己宿舍不管,也不知道蓝雨那边知不知道郑轩偷跑出来了。


为什么要来百花呢?


来了又为什么不告诉我?


掀起重新给郑轩盖上的被子的一角,于锋伸了一只手进去。虽说当务之急是叫郑轩起床,可是他的思路却不由自主的开始跑偏。


……嘶,好冰!


碰到郑轩的一刹那,于锋的手指不自觉曲了一下。指腹传来的奇怪的触感让于锋不由得回忆起了早晨透心凉的体验。


人的体温能这么低?


于锋轻轻握住郑轩缩在被子里的手腕,冰冷的触感和手掌的温热形成鲜明的对比,告诉他这不是他的错觉。


临近夏休期的日子里气温本就不会太低,更何况是地处最南方的百花。自己还特意给盖了被子……


难道生病了?


于锋皱着眉蹲在床旁边,把被子往下掖了掖,露出郑轩半张安静的侧脸,浅色的面皮下青蓝色的血管脉络走向看的一清二楚。


“前辈,醒醒。”


于锋隔着被子推了推郑轩。没想到这一推,被子直接穿过了郑轩的身体。于锋还没来得及细思极恐,这一下推了个空,腿麻了人没稳住直接扑在了床上,膝盖撞地发出咚的好大一声,痛的于锋面目狰狞。


不过于锋没时间去管自己的膝盖了。


因为郑轩醒了。


 


郑轩刚睡醒的发型特别炫酷,左一撮上天,右一撮入地,头顶心的一团长得像火炬。他坐在床边发了五分钟呆,也不整理发型,就干坐着。然后光着脚踩在地板上,凑过去看了眼于锋的泡蜂蜜水的杯子。


——是空的,于锋早就喝完了。


郑轩有些失望的摸了摸肚子,又一屁股坐回了床上。


于锋看着郑轩非常淡定的在自己的宿舍里这样那样还当自己是空气一样,连个招呼都不跟自己打,有点郁闷。


于锋坐到郑轩旁边,语气莫名的带上了一点幽怨:“前辈……”


旁边郑轩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咦于锋你看的见我啊?”


于锋微笑点头,内心波涛汹涌。


前辈这个问题听着怎么这么奇怪呢……


郑轩问:“那你昨天看到我了吗?”


于锋一愣:“你昨天就来了?”


“呃……”意识到自己问了个蠢问题的郑轩解释,“其实我是前天来的。”


……前天?!


于锋觉得自己今天一天懵逼的次数比过去一年加起来都要多。


 


 


“所以说……”于锋整理了一下思路,“前天你在浴室里摔了一跤,再醒过来就变成这样了?”


“是啊。”郑轩仰躺着飘在半空中。


“那前辈你现在……?”


“鬼吗?我也不知道。”郑轩摊手。


“……”


于锋噎了一下,又问:“既然百花没人能看到你,为什么不回蓝雨?”


“呃……”


“嗯?”


“这个问题真是……我能不解释吗?”


于锋不解地摇头。


压力山大啊,郑轩在心里默默叹气。


“其实我非常怀念蓝雨的食堂啊。”郑轩舔了舔嘴唇,眼神闪烁,“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法离开你太远。”


“什么意思?”


“就是说,我的人身自由被限制了。”


“被限制?被什么限制了?”于锋问。


“我怎么知道……”郑轩打了个哈欠凭空坐起,然后朝远离于锋的方向走,“大概就是这样。”


郑轩在原地踏步。


明明前面什么都没有。


于锋憋笑试探性的往后退了一大步,郑轩刷的被拖后一大截。


郑轩的心情是崩溃的,他摆了摆手。


“好累,让我躺一会。”


你才走了几步路……


于锋无语的看着郑轩飘上自己的床,闭着眼,生怕他又睡过去。


“前辈,你的身体呢?”


“应该还在蓝雨咯。”郑轩猜测。


“……”于锋吐血,“你能不能对自己的事情上点心?”


“年轻人,火气不要那么大呀。”


“喻队不知道这件事吧?”


“讲道理,他是不知道的。”郑轩看着于锋掏出手机,“你想怎么跟队长说这种怪力乱神的事?”


“你来说。”于锋点开了联系人。


“他们看不到我的啊!”


“说不定能听到呢?试试。”


“好吧……”


“想好怎么说我就打电话了。”


“……不能再晚点告诉他们么?”郑轩开始压力山大了。


于锋发挥出职业选手的手速摁下了拨出键。


“哎于锋你这人怎么这样呢!”郑轩一脸鄙夷地爬起来抢于锋手机。


于锋仗着身高继续欺负人。


“这样?”


“说好了给我点时间准备的!”郑轩郁闷的要死。


“我是为你好。”


“我去你大……”


“嗯?于队?”手机里传来喻文州的声音,还夹杂着遥远的黄少天叽叽喳喳的环绕音。


郑轩一秒闭嘴,朝于锋挤眉弄眼。


于锋还没说话呢,那边黄少天直接扔了个重磅炸弹过来。


“我靠队长我好像听到郑轩的声音了!!!”


 


在了解到郑轩现在在百花之后,因为日常训练的关系,喻文州在电话里表示他会帮忙找一个有关的专家来,晚上再详谈。


 “喻队听起来还是这么淡定啊。”于锋感慨喻文州在听完郑轩这等奇葩事儿之后还能不动如山。


郑轩翻了个白眼:“玩战术的,心脏。”指不定心里拐了几个弯了都。


于锋露齿一笑,大白牙闪的郑轩忙不迭在心里喊压力山大。


“前辈,我要去训练了。”


“……”郑轩抱紧被子,“我要睡觉!”


提议驳回。


于锋抬脚就往外走。


郑轩被一股大力拖走,眼睁睁看着被子和床离他而去,气的他躺在地上装死。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软用。


“既生锋、何生我!”郑轩捶地大呼。


于锋大步走在前面,听着后边郑轩的动静,不自觉的弯起了嘴角。


 


晚七点,三方会谈紧挨着新闻联播开始。


qq开着视频通话,于锋书桌上左边的电脑屏幕上出现的是微草的现队长,右边电脑屏幕上的脸分别属于蓝雨的队长。


打过招呼后新上任的百花队长充分表达了疑惑:“王队这是?”


喻文州笑:“专家。”


王杰希也笑:“我开过天眼。”


郑轩和于锋不由自主的瞄向王杰希比较大的那只眼睛。


王杰希指了指小的那只:“是这只。”


于锋问:“王队能看见郑轩吗?”


王杰希说:“他坐在你旁边,还在看我。”


于锋信了,在郑轩腰上戳了一下。


郑轩懒懒的坐直:“详细情况队长应该跟王队说过了,那我就不再重复……”


喻文州适时出声:“只讲了个大概。”


郑轩嘴角抽了抽:“队长,黄少不在吗?”黄少在就可以让黄少重复一遍了,自己讲好麻烦。


喻文州说:“他在房间照顾你的身体。”


郑轩:“……”


怎么感觉有股杀气。


于锋:“还是我来说吧。”


 


于锋看着陷入沉思的王杰希:“王队有什么办法吗?”


王杰希大神表示必须有。


于锋剑眉一挑,郑轩老神在在,喻文州笑而不语。


王杰希接着说:“我想跟郑轩单独谈谈。”


喻文州关了视频通话,于锋被赶出了宿舍。


视频里的王杰希一脸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郑轩比微草队员还自觉:“五天前我妈去寺庙拜佛。”


“求了什么?”


“姻缘……”


“哦,姻缘。”王杰希了然。


“小队长,吃饭了!”视频里传来第二个男人的声音,有点耳熟。


“就来。”王杰希回话。


“方、方前辈……?”郑轩觉得他受到了惊吓。


王杰希点了点头,给了郑轩一句话。


——解铃还须系铃人。


郑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系铃人?我妈?”


王杰希抱着茶杯啜一口,说:“不,是你。”


“……啊?”


“不知道是哪尊大佛这么好心把你送到心上人身边。”王杰希说。


郑轩的厚脸皮微微发烫:“所以到底怎么样才算是解铃?”


“上他,或者被他上。”王杰希直言不讳。


“……压力山大。”郑轩抖着嘴唇小声嘟囔。


“其实这句话的重点应该是在系铃人上。解铃是本来目的,至于方法,是解是剪还是砍,都不重要。”王杰希顿了顿,继续说,“既然你求的是姻缘,那就是你的目的。等目的达到了,自然就可以回去了。”


 


郑轩在床上翻来覆去,想着晚上王杰希说的话,深深地觉得魔术师的思维不是一般的跳脱。


但是也没必要全部按照王杰希的话来做,毕竟……能达到目的就行了。


本就有意,又何必再拖。


于是郑轩趁着于锋洗澡的时候写下了人生第一封情书。


几句话,一行字。


然后他就睡觉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入眼的是久违的蓝雨宿舍。


黄少天一脸睡眼惺忪的推门进来,这几天都是他在照顾郑轩的身体。


郑轩坐起来,心情特好地朝黄少天挥了挥手。


“我回来了。”


 


Fin.

评论(3)

热度(52)

  1. 二厶亻可我好怒啊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感谢国家感谢党,感谢我的员工一直给我打白工!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