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sense

北极圈常驻居民,喜欢叨叨。啥都吃,很懒,半吊子,敲门1030848296,可以来找我玩啊,聊天打游戏产出都好,会随机掉落脑洞和更新w

【奈因】暖调灰

就是一个傻白甜,有着狼的血统的黑犬伊奈帆和白狼斯雷因,没赶上元旦,迟了半个小时也差不多嘛23333333

 

我没有黑贡菊(认真脸)

 
其实我还是有贺文啊 
 

新年快乐!

 
 
 

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室内,在空气中缓慢漂浮的灰尘因为丁达尔效应折射出金色的光辉。正是清晨,山林中刚刚下了一场大雪,压弯了枝条,连木屋的屋檐上都堆了一层又一层的雪,不堪重负般地延伸出去,形成了一个拱形的雪顶。

 
 
 

伊奈帆懒洋洋地在雪地上伸了个懒腰,抖落身上刚刚沾上的新雪。他往空气中嗅了嗅,闻到了烧柴火时木头散发出来的烟气,知道界冢雪已经起床了。厨房的木门没有关上,他轻车熟路地用鼻子顶开虚掩的门钻进去,果然,界冢雪正穿着厚厚的棉大衣在煮粥。煮粥并不需要什么复杂的步骤,这也是界冢雪能做的为数不多的食物之一。

 
 
 

伊奈帆用爪子挠了挠她的裤脚,界冢雪注意到了他,他满意地抽动了一下耳朵。

 
 
 

界冢雪微笑地对他说话:“伊奈帆起床了哦?今天是新年,其他人要过来团圆,今天就麻烦伊奈帆自己去巡山了。”

 
 
 

就等着这句话。伊奈帆沉默地跟着界冢雪进进出出,耐心地等待着界冢雪把他应得的早餐——一根被吊起来放在外面冰冻的,带肉的骨头,简单地放在火上加热了一下,至少不会咬起来一嘴的冰碴子。将那根骨头咬在嘴里后伊奈帆并没有离开,他依然跟在界冢雪的后面,用鼻子顶了顶她的小腿提醒她。

 
 
 

“哦,还有你的小媳妇,”她恍然大悟,微笑着把另一根骨头也从架子上取下来,贴心地帮伊奈帆把两根骨头上的绳子绑在一起方便他拖动,“过去一年多谢你们两个帮忙啦,真是的,我居然差点忘了。”

 
 
 

伊奈帆尾巴甩了两下表示感谢,他蹲在原地等着人类转过身去照料柴火,直到压在枝条上的雪“啪”地一下打在他的头上,才拖着两条骨头离开木屋向森林跑去。

 
 
 

 

 
 
 

今年的第一场雪太大,伊奈帆懒的去抓野食吃,动物都躲起来了,就算抓到了也是一些小小的地鼠,一股子土腥味。虽然冻肉很硬也没有温热的鲜血,但是依旧很新鲜,也不用费力去奔跑,或是在冰天雪地里趴上几个小时。

 
 
 

他知道他的白狼肯定也是这样想的,当然斯雷因也确实缩在家里睡大觉——那是曾经一只霸道挑剔的獾的窝,垫着暖烘烘的干草,搭在了最背风最舒服的一个坑里,后来被斯雷因霸占了。冬天总是让狼不想动弹,如果不是肚子饿了,斯雷因可以在他的窝里睡一天。

 
 
 

伊奈帆毫不费劲地在那块地方找到了把自己缩成一团的斯雷因,他用尾巴尖盖住自己的鼻子——那个浑身上下唯一冰冷的地方,尖尖的耳朵即使是在睡觉的时候都会竖起来,浑身的毛都是蓬松的,从远处看像一个白色的毛茸茸的大团子。他一点也不客气地窝进那个浅坑里挤到斯雷因身边,把一路奔跑被风吹的冷冰冰的鼻子伸到斯雷因被厚实的皮毛盖住的肚子下面。

 
 
 

“!!”果不其然,斯雷因从睡梦中被冰得浑身毛都炸了,虽然他知道伊奈帆来了却仍然自顾自地在睡觉,但他没想到伊奈帆居然这么无耻,直接就使出了这一招把他折腾起来。他气得用尾巴去抽伊奈帆的脸,伊奈帆却没管那条毛茸茸的尾巴直接凑过来舔他,亲昵地蹭着斯雷因的脸。

 
 
 

斯雷因被他弄的没脾气,他也很喜欢在冬天和伊奈帆挤在一起,只好扭过头去打量伊奈帆带来的肉食。

 
 
 

肉骨头上沾了一些雪,但还没完全冻上,斯雷因知道这是伊奈帆带过来给他的。他用爪子把骨头拨到面前摁住,低下头去啃食。他漫不经心地问伊奈帆:“今天不出去打猎?”

 
 
 

伊奈帆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说:“当然,天气这么冷,你想出去?”他又用看弱智的鄙夷眼神看了斯雷因一眼,“而且,猎物都躲起来了。”

 
 
 

斯雷因被噎住了,他愤怒地从鼻子里哼气,不再理睬伊奈帆,专心致志地吃他的早餐。然而伊奈帆也凑过来和他共同享用一根骨头,身体贴身体,头并着头,厚实的皮毛就像两床被子,热量在躯体间传递。不像是他的毛那么蓬松,伊奈帆的毛厚实而又油光水滑地贴在身上,蹭起来特别舒服。

 
 
 

暂且原谅你了。他在心里想。

 
 
 

 

 
 
 

斯雷因和伊奈帆也是在一个下着大雪的冬天遇见的,说来也好笑,他们因为一个幼稚的原因大打出手,并且为此结下了梁子。

 
 
 

冬天揾食艰难,斯雷因趴在雪窝里盯了好久才快要抓到一只肥滚滚的兔子,他几乎浑身都冻僵了。好在这只兔子虽然胆小但也傻的冒泡,斯雷因都不知道这只兔子到底是怎么长到这么肥的,照理说这么蠢的兔子早就被吃掉了才对。他仰躺在一个雪窝里,一身白色的皮毛是他最好的掩护,伸出四个爪子轻轻晃动吸引兔子的好奇心。

 
 
 

兔子果然把他的爪子当成了被风吹动的草或是什么田鼠之类的小动物,它靠近斯雷因,还自言自语地说了半天的话。斯雷因从来没有发现过那么蠢的兔子,他记得那个兔子自报了名字,还企图兴致勃勃地和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说话。

 
 
 

“嗨你好啊,今天是多么冷,但是又多么美丽啊!我叫艾瑟伊拉姆,你呢?”

 
 
 

一只叫艾瑟伊拉姆的兔子,又傻又肥。

 
 
 

“我叫斯雷因。”迫不得已他只好搭着她的话。

 
 
 

“你在那里是为了欣赏美景吗?”

 
 
 

“不,我在寻找食物。”

 
 
 

斯雷因好饿,等那只兔子再靠近一点他就可以跳起来咬断她的喉管,而不是被迫和她聊一些没有营养的话题。一想到温热的鲜血他更饿了,但是那只叽叽歪歪的兔子罗里吧嗦了半天还是差一点点。

 
 
 

正当他要翻身暴起的时候忽然从侧边传来了什么动静,一条黑色的狗猛地从暗处冲出来扑向兔子。兔子明显是受了惊,它几乎是一下子就跳开逃跑了。斯雷因懊恼地爬起来向兔子的方向追去,他的爪子都冻麻了,速度上不来。等他赶到的时候那条可恶的黑狗刚刚咬住兔子的耳朵,他连忙扑上去咬住兔子的肚子和黑狗僵持起来。

 
 
 

“呜呵唔呵哈嗯!”(我先抓的猎物)他不死心地和黑狗交涉。

 
 
 

但是黑狗似乎完全不想讲理,还恐吓般地压低重心作势攻击斯雷因。

 
 
 

兔子在中间惊恐地尖叫,但是两个肉食动物都没有半点闲暇去关心它,为什么要去关心肉的感受?

 
 
 

斯雷因气急,他咬住猎物一拧头向自己的方向拉扯想要将兔子撕成两半,黑狗却不想和他平分,顺着力向他扑过来。

 
 
 

在寒冷的冬夜,少了一半的能量就意味着少了一半活下去的机会。

 
 
 

猝不及防下斯雷因被撞倒在地,黑狗也失去重心和斯雷因滚成一团。兔子再刚才的一拉一扯中被撕裂了,内脏一嘟噜地流出来,血喷了一地一身。斯雷因觉得好可惜,同时鲜血也刺激了他的兽性,他狂嚎一声凭借着体型比黑狗大的优势将黑狗压在地上,一狼一狗在雪地上翻滚厮杀。

 
 
 

最后谁也没分出个胜负来,在意识到双方都势均力敌没办法在短时间内杀死对方独占食物后,斯雷因尴尬地和那条可恶的黑狗分食了已经乱七八糟地被冻硬了的兔子。

 
 
 

至少稍微垫了下肚子。

 
 
 

他们两个的样子都比较狼狈,毛发凌乱,身上都有几处皮肉伤,而且饥寒碌碌。斯雷因打算转身离开自认倒霉,那条黑狗却叫住了他:“我觉得你的狩猎技巧不错。”

 
 
 

“哈?”

 
 
 

“我叫伊奈帆,单独狩猎估计我们两个都找不到什么吃的,要不一起吧。”

 
 
 

 

 
 
 

虽然有点奇怪,但是在那次合作中尝到甜头后斯雷因和这个奇怪的家伙还是组成了一个一狼一狗的狩猎队伍在山林里打猎,战果颇丰,即使是在严酷的寒冬中也能吃的饱饱的。伊奈帆是家狗,身上总是有淡淡的柴火气息,但是他又不像家狗那么愚笨和顺服。斯雷因实在饿得不行去偷吃人类的牲畜时杀过几条家狗,它们喜欢扎堆混在一起,声音大却不敢上前厮杀,都没有伊奈帆那么机警凶猛。伊奈帆更像狼一样独来独往而沉默,却对人类无比忠诚。

 
 
 

不过斯雷因不在乎这个,每次它们狩猎后将最新鲜的肉就地分食,然后一边拖着一半回到自己的地盘。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春天,斯雷因不想回忆那个时候,发情期的躁动让他莫名其妙的跟着伊奈帆去了守林员的住处,然后舔噬着滚到一起昏天黑地地干了个爽。

 
 
 

那之后守林员,尤其是女性守林员,被伊奈帆叫做雪姐的那位对他的称呼就变成了小媳妇。

 
 
 

慢慢地伊奈帆愿意和他分享一些回忆和经历,带着斯雷因一起巡山,然后再在嬉闹中跑回守林员的小木屋蹲在木地板上等着热腾腾的肉骨头。斯雷因也领着伊奈帆去看了自己的领地,和他一起赶跑那只霸道又特别会享受的獾,一起清理残留着獾的骚味的窝,用野羊皮代替铺在身下,再蹭上专属于自己的气味标记。

 
 
 

这样算下来他们已经又一次一起度过了一个四季的轮回,虽然这个家伙很喜欢欺负自己,但斯雷因还是喜欢他,希望能够和他一直在一起。他不是太清楚年是什么概念,但是他知道冬天又要过去了。

 
 
 

伊奈帆知道他在想什么,他扔开已经被榨取的没有任何营养的骨头,满足地张大嘴打了一个哈欠,舌头微微向内卷起,然后凑过来舔斯雷因沾着肉末的嘴角,替他梳理皮毛。

 
 
 

明明刚刚还睡了一觉,但看到伊奈帆打哈欠斯雷因也觉得困意上头。热烘烘的气息,舒适的梳理,饱足的感觉令他几乎又要陷入睡意当中了,他象征性地替伊奈帆梳理了一下,然后就把下巴搁在交叉的前爪上合上眼睑。

 
 
 

他听见伊奈帆对他说:新年快乐,斯雷因。

新年快乐,混蛋。 
 
 

END

 
 
 


 
 
 

因为是年底才入坑所以没什么好总结的,今年就是炖肉炖肉炖炖肉,傻白甜。今年发生了很多事情啊,三次元忙死了,焦头烂额的,忙碌之余的摸鱼也是我为数不多的安慰了,每次忙累的要死的时候看看大家的回复就瞬间开心起来!

评论(27)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