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厶亻可

北极圈常驻居民,喜欢bb。很懒,半吊子,敲门1030848296,可以来找我玩啊,聊天打游戏产出都好,随机掉落脑洞

【奈因】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一)

伊总黑化,只是想炖个肉,满足一下我的变态妄想,我的心理疾病又要加重了……我怎么这么黄


 
 
 


【警告】OOC,扭曲病态的依赖和爱,自暴自弃的斯雷因,占有欲超强的伊奈帆,原作的监禁上加了abo设定,各种play,中篇大概

科普一下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发生条件,有为了内容作出的细微改动

  1. 必须真正感到囚禁者威胁到自己的存活。


  • 在遭囚禁的过程中,必须认出囚禁者所表现出的友善的举动。


  • 除了囚禁者的单一接触,必须与所有其他环境隔离。


  • 必须相信,要脱逃是不可能的。

——人是可以被驯养的。


“今天感觉还好吗?”斯雷因听见了机械运转的声音,随着电子门的运作,传入耳中的又是这句仿佛例行公事一样的话。

伊奈帆没有走惯例程序和斯雷因在会客室见面,他轻车熟路地走进斯雷因的囚牢里——不,说是囚牢也并不准确,因为那是一个房间,没有难闻而潮湿的空气,除了良好的伙食之外还有干净整洁的环境,24小时维持着暧昧昏暗的灯光。可以说他住得比地球上至少百分之60的人都要好。这对于一个囚犯,尤其是一个战争犯来说条件太好了点。斯雷因不知道伊奈帆是怎么想的,如果只是为了履行艾瑟伊拉姆公主的请求,根本不需要费尽心思来搞这些。

就像是一个精致的笼子,将他圈养。

伊奈帆每次来的时候都穿着蓝色的西装,拘谨而束缚,又带着些成熟的诱惑气息。自从战争结束后,他就取下了机械义眼,用一个漆黑的眼罩遮住下面空洞的创伤。斯雷因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只要一对上那双平静无波的眼眸,他就会被庞大而复杂的情感淹没。

“我还能怎样?”他自嘲地笑了一下,从床上坐起来,脚上的铁链相击,发出清脆的响声。“我很好。”

 “很好,”伊奈帆重复着他的话,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眼底暗潮涌动。他的话让斯雷因颤抖起来,“那我们开始吧。”


 
 

早在一开始进入这个秘密监狱的时候斯雷因就观察过了,除了必要的卫兵和操作员以外,这里几乎没有什么其他的人。一切监控和安保都被自动化系统替代了,一个由伊奈帆亲手设计的毫无瑕疵的控制系统,覆盖了所有的死角,只由他一个人控制。

那个时候伊奈帆注意到了他的视线,他不动声色地退开几步,好让斯雷因更方便地观察这个地方。仿佛在说:看,我根本不担心你会逃出去。

这个地方连送饭都是机械传送带,一切都很好,一切都替他考虑周全了,唯独没有与人的接触。

伊奈帆第一次来看他的时候他完全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大喊大叫,浑身发抖:“为什么你不杀了我?为什么……你要救我?”

斯雷因用几乎把桌子拍烂的力道一巴掌砸在桌面上,金属发出了尖锐的呻吟声,就连他们面前的水杯都震颤不已。

伊奈帆只是很平静地坐着,双手交握放在桌子上,身体向前倾,摆出一副交谈的姿态。他毫无波澜的声线仿佛在陈述一个事实:“你必须活着。”

这个曾经的敌人,面对他时似乎完全没有憎恶的情绪,他只是看着斯雷因,用一种暧昧的态度,既不过于亲密,也不十分疏离。他冷静地告诉他这个残酷的事实,又在在斯雷因崩溃哭泣的时候走近他,伸手轻轻地拂去了他脸上的泪痕。伊奈帆在沾碰了他脸上潮湿温暖又稍微粘腻的泪水后,把手指伸进了自己的嘴里。他用舌头品尝它,轻微地接触,然后感受泪水中苦涩的盐分在神经中扩散的感觉。

同时被神经接收到的,还有海水般潮湿的信息素。

伊奈帆转头看着他:“你是Omega?” 


斯雷因因为他刚刚的出格举动而怔住了,这个人的平淡表情仿佛昭示着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一样。一瞬间alpha的信息素笼罩了他,他紧张得身体每一根神经都绷紧了,咬牙切齿地说:“是又怎么样!”在火星作为一个地位卑微的人,他必须靠着强硬的手段和完美的伪装一步一步地向上爬,因此他从黑市配置了一种违禁药剂,来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强大的alpha。


而讽刺的是现在他不需要了,也没有渠道来让他得取这种药剂。


椅子忽然被拉动,伊奈帆站了起来,他慢慢地,一步一步地走向斯雷因。这样缓慢地步伐却给斯雷因带来了极为沉重的压力,他努力克制着自己不要向后退却,但是仍然轻微地瑟缩了一下。他僵着身子冷笑,说:“怎么,大名鼎鼎的地球英雄也忍不住发情?只是因为我是个Omega?别忘了我是个战犯。”


 伊奈帆没说话,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他把斯雷因逼到一个死角看着他死撑,距离近到强迫他和自己对视,眼里的情愫浓烈得能烧起来。斯雷因忽然感到恐惧,他想逃跑,那是一个猎物感到危险时最本能的反应。他觉得面前这个男人的眼神仿佛要把自己撕碎了吞下去,啖肉饮血,就像一个饿狼看见了最鲜美的猎物一样。

 然而最后伊奈帆什么也没做,他用那种渴望的眼神把斯雷因浑身上下都舔了一遍,然后用略微沙哑的声音对他说:“听话,要好好吃饭。”

 然后是机械门开关的声音。等到伊奈帆走了以后斯雷因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室内alpha的信息素浓郁到爆炸,那种仿若实质般的目光好像已经把他扒光了再情色地抚摸,不放过任何一处。他仍然可以感受到那种眼神在他身上粘腻地滚动。

 他忽然愤怒起来,一种强烈的迟来的羞辱感让他恨不得掐死伊奈帆。在伊奈帆面前他似乎一丝不挂,他不再是一个拥有自主意识的人,而是变成了什么可口的点心之类的东西等待他的享用。这个下流的alpha,这个曾经的敌人刚刚差点让他难堪,发现自己是Omega后就满脑子淫荡的想法。他选择性地忽略了在之前的接触中,在无从知晓的性别下,那种同样带着渴望的目光。

 伊奈帆的挑衅唤起了他不容置喙的自尊和骄傲,在之前的权力争夺中,和alpha 针锋相对是他最习惯的模式。 

他确实是一个omega,但他绝不会被轻易的征服。他是带刺的玫瑰,有着馥郁的芳香。

你不是要我听话吗?我偏偏叛逆给你看。

TBC


 


下章吃肉!不过先玩什么play 呢真的好苦恼……强制?放置?道具?发情?希望大家在评论里给点意见!

评论(22)

热度(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