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厶亻可

北极圈常驻居民,喜欢bb。很懒,半吊子,敲门1030848296,可以来找我玩啊,聊天打游戏产出都好,随机掉落脑洞

【猴白】无欲

日完tag来交党费

至尊宝X狐狸


猴子发觉有只狐狸一直跟着他。

都说齐天大圣有火眼金睛,邪魔鬼祟无处遁形;然而这只狐妖也没想藏着掖着,大喇喇地甩着尾巴,生怕他不知道这里有只道行不浅的狐妖。

任他警惕也好,挑衅也好,咒骂也好,狐狸总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他恼了,攥着如意金箍一棒抡过去,手上却又是轻飘飘地打在一道狐影上。那狐狸安然在他身后笑,眯起眼睛促狭地看着他。

狐狸不出声,但是猴子偏偏就觉得那双狐眸会说话,眼波流转只把千言万语都道尽。笑的他失了神,手上松了劲。赶也赶不走,打又打不着,他索性泄了力躺在草地上,只当这位祖宗不存在。

狐狸穿着一身深紫的大裘,抄着袖子,眼眸弯弯,脸上端的是似笑非笑的神色,尾巴在身后摆来摆去,白色的毛尖尖弧度柔媚。

猴子不知道他想干嘛,可是想尝一口长生不老唐僧肉?狐狸尾巴不屑地抽他脸上,毛却是软的,眼睛里全是傲气和神气:我早都渡了千年劫,还贪你那一口?

既然他无意伤害僧人,猴子自然就没有理由灭他。不许打什么歪主意。他警告狐狸,狐狸不理他,把猴子的话全当耳边风,倚在错节盘根的老树最粗的枝节上,仰着头舔尽酒壶中最后一滴酒液。

他没有贪欲,不求长生,自然也不是佛祖设的九九八十一重劫难里的一道。可他也不求死,无牵无挂,仿若就是这三千大千世界里的一缕游魂。

有时候猴子看着狐狸,觉得他虽然是笑着站在面前,却好像随时要化为一纵狐影,一缕烟气,凭空消散在风里。

那你到底想要什么?

终有一天猴子忍不住日渐膨胀的好奇心问他。

这不是一个提问的好时机。狐狸喝醉了,他懒懒地偏过头来,浑身酒气,醉眼朦胧。他直勾勾盯着猴子,眼神发直,忽然脸上就淌了一滴眼泪。

我只是……想再看一眼故人罢了。

他说完就睡着了,干涸的泪痕还在脸上挂着。猴子不明所以,以为他说醉话,伸手拿了狐狸手里的酒壶张口去尝那里面的液体。

苦的。


评论(7)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