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sense

北极圈常驻居民,喜欢叨叨。啥都吃,很懒,半吊子,敲门1030848296,可以来找我玩啊,聊天打游戏产出都好,会随机掉落脑洞和更新w

傻,白,没有甜


手机铃声第一百零一次响起来的时候桐人毫不犹豫地摁下了关机键,他攥着手机想了又想,干脆打开手机后盖将电池抠出扔进背包深处的角落,SIM卡被无情地拔下来塞进上衣口袋,那个欢快地响着声的手机顿时如同被掐住脖子的鸭子一样发出一声怪响安静下来。

他心虚地向周围看了看——这只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因为旁边除了吃剩的摞起来的快餐盒,不知所云的废稿纸还有堆成一堆的脏衣服外并没有任何可以威胁到他的事物。桐人松了一口气,神经质地把大衣掀起来盖住自己的头自欺欺人地做一只黑色鸵鸟。

“喂,有没有必要啊你这家伙……”克莱因拿着一罐啤酒,一副幸灾乐祸没心没肺的样子,全然忘记了前几天自己截稿日时精神恍惚的狼狈。交完稿子后他仿佛换了一个人,精神焕发,脸上的胡茬刮的干干净净,整个人洋溢着解脱的快乐。

“别说了……”桐人有气无力地缩在沙发的一角,“交稿的叛徒没有资格说话。”

逃家的第12个小时,他已经开始想念自己家里柔软干净的沙发。克莱因家的沙发上堆了一堆杂物,几乎找不到落座的地方。烟灰缸里满是烟头,整个房间里还弥漫着燃烧过的尼古丁的焦味。厨房完全就是摆设,外卖盒子在桌子上堆成高高的一摞。虽然克莱因的狗窝远远没有自己的家舒适,但只有在这里优吉欧才找不到他,让他得以在催稿的狂风暴雨中得以留有一丝喘息的余地。

克莱因毫无同情心地大笑起来,他又从冰箱里拿了一罐啤酒扔给桐人,二氧化碳在舌尖上爆开的酥麻感觉一直冲上大脑。他在桐人旁边一屁股坐下——身下的杂物发出了乱七八糟的声响。“喂,我说,你那个编辑——优吉欧,在编辑里算得上温柔的了吧?总不可能比爱丽丝那个女魔头可怕吧。”

桐人呻吟一声随手抄起一个抱枕蒙住头。“你不会明白的,克莱因。”

是的,优吉欧,他的新编辑,是一个披着温柔外表的恶魔。



评论(6)

热度(17)